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悼念李润新教授 贵庚几何(若萍 )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3:38

贵庚几何(若萍 )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贵庚几何
若萍

很多人都不喜欢被人问到年龄,尤其是逐渐步入高龄的人,或许是基于一种还不肯接受青春已不再这个残酷事实的心理,对于这个问题会特别的敏感。然而,尽管这是一个不受人喜欢的问题,但是仍然有很多人好奇心重的对第一次见面的人,很直率就是一句:你今年几岁了?

尽管答案真真假假,但相信很少人会就此老老实实的向对方报告出自己的贵庚。

很久以前有一次我乘火车到华欣探望亲戚,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位华人青年,彼此对望了几眼,交换了一个微笑,就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起来。谈着谈着,他问我年岁多少,我就以要他猜测为回答。

那个男人望了望我的脸,回答了一个数目。结果是他的答案使我听后甚感没趣,不自禁的脸色一变,在接下去的路程上,我选择把目光投到窗外,再也提不起劲来和他胡扯了。

问人贵庚几何,就是这样一个很无聊的话题,对发问者和被问者的两人都没有什么好处。

一位朋友,神通广大的把自己身份证上的年龄减少了好几岁,由可以当我的姐姐变成我的妹妹,在善于保养和精致的化妆下,的确也真好像比我年轻。可是尽管她如愿以偿的减少了岁数,但这似乎没有为她带来多少的乐趣,因为除了悄悄的告诉算命先生之外,对任何人都是一个不愿提及的秘密。

但是世事也并非一成不变,这后来我发现年龄已经不再是一个属于讨人厌的话题了。

李先生,您今年几岁了?

八十二岁。

哇!看不出来啊,您那么健康,看起来好像只有六十多岁!

哈哈哈哈,老了、老了……。

哈哈哈哈……。发问者和被问者都在高兴的笑。

丹凤姐,你穿这套衣裳真好看,身材还那么苗条……

那里、那里,都已经七十六岁了……这套衣服还是十多年前的旧衣裳呀……。 连丹凤姐都自报年岁了。

接受了事实之后,年龄再也不是令人讨厌的问题了,尤其是现在来往的圈子里,多的是发苍苍、眼花花,脸上、身上都掩饰不住岁月痕迹的夕阳一族。
有一个时期,我常常在有人问我年龄时多报了几岁,然后很开心的感受对方对我的赞美:

真的吗?你看起来没有那么老啊……。这些恭维的话,总会令我感到飘飘然。

不管我承认不承认自己老,有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现在上公车,常常都有人给我起身让座;又当我紧抓着车门的把手,小心翼翼的跨下公车时,耳边会飘来售票员对司机的大声关照:慢点、慢点,老人下车……。

行笔至此,刚好在北部的朋友打电话来:阿香呀,你还在染发吗?……我已决定不再染发了,下次理发后头发就可以全白了……。

朋友传来一张近照,短短的头发花白斑斓,脸上是笑容可掬。

我忍不住对镜拨开我的头发,映在眼帘里的,是发根全白的三千烦恼丝。

还我本来面目,我的勇气在哪儿?

Last modified on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