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4:03

今石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今石

湄南河畔红头船(外三篇)

大凡江河都是一部前进中的历史巨书。

我从中国的母亲河——黄河来到泰国的母亲河——湄南河跟前,就打开这本泰国的历史巨书来读。我知道了这是一个伟大的民族,知道了有一个英明的皇室,而湄南母亲河养育着七千万勤劳智慧勇敢的人民。

我根据书中的记载,找到在曼谷大京都湄南河畔的一座佛庙——然那哇庙。在这里,我看到了一艘百多年前从中国来的红头船屹立在湄南河畔。浑身披满了蕉风椰雨,塔楼高耸云天。

船头那两只活灵活现炯炯有神的巨瞳在盯着我,似乎要通过眼睛用心与我的心交流。

红头船啊!您当年载着我们华人的先辈从中国的潮汕地区澄海县的樟林港出发,一路战胜惊涛骇浪,您的身上刻满了七洲洋的惊雷恶电留下的累累伤痕。您是先辈们下南洋艰苦创业的历史见证。湄南河的波涛为您唱起赞歌,我向您致敬!

走出然那哇佛庙的大门口,是一条车水马龙的大街。沿街有一间卖潮州鱼丸粿条的食店,店里坐无虚席。店主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华裔,他对我说:“100年前我的阿公(祖父)坐红头船从潮州来到暹罗(泰国旧称)谋生。到我这一代已是第三代。阿公开了这间粿条店,后来父亲接手,再后来我接手。”

我问这位华裔:“以后您的儿子来接班吗?”他不无惆怅地摇摇头说:“儿女们都不想干这个营生了,嫌累嫌脏,看起来到我这一代就没传人了。”

我走出店门重新来到然那哇庙,我站在高大的红头船面前,我愧对红头船的一双巨瞳,在我看来那是一双充满殷切期望的眼睛。

转过身去,我一路思索走出了门口。

人生气象

日出就预示了日落。就像人的出世就等于死亡。佛教说,死亡就等于出世。

日出属于白天,白天就不一定全是光明。一觉醒来睁开眼,这个白天是阴霾满天,有时候是大雨中雨小雨下着,那时间大气层的外面,给刷上了铅灰色,太阳在里面挣扎释放出一层极薄极薄的亮色。

在泰国五月往后的雨季很多时候正是这个样子。前一天的夜里,天上还悬有一轮皎月,银辉洒满了庭院,一簇簇的茉莉花树像披着一袭雪白的轻纱,像天上星星忽闪的眼睛般皎洁的花朵,吐露出醉人的芬芳。

第二天一早,我突然被一阵风雨声吵醒,窗外庭院中的茉莉花丛一片零乱,地上一派狼藉。我 在风雨中进入了白天,心情就像黑夜一样。

我的人生经历了无数次这样的突然发生的人生的气象。

生命中的阴晴圆缺跟大自然的阴晴圆缺一样存在着。我对自己说:你得适应!既然你已走在人生之路上,你就要学习适应,从开始的不适应到开始的适应,再到完全的适应。

 

大人大话

有很多大话是出自大人之口的。它们都是挂翅膀的,飞来飞去。讲台上那片雪白的擦嘴纸来不及跟大人走,那是它刚才被一只肥厚的手掌上的腻滑的汗液,紧紧粘贴在光滑平整的用金丝楠木打成的台面上。

飞来飞去的大话开初像欣喜甜蜜的种子,播在了很多听众希望的心田。

人们等啊等啊,年年月月月月年年,种子终于没有发出芽来。

大人的嘴还挂在脸上啊,这部机器又生产出很多大话,大话又一一地把希望的种子点播在听众的心里,有的听众拍拍屁股走了,有的还坐在那里听大人的大话,等心中的希望种子发芽。

一年又一年,年年又一样,有的听众不在世了,有的听众还在世,在世的,一天天的听大话,听大人唱歌,唱前进歌。

 

饱与饥

我剔着牙缝里塞得满满的肉屑,突然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我用双手隔着衣裳摸了摸像大西瓜般滚圆的肚腩,思想着该到健身房去消消愁了。

突然,我的肚子冲出了一只手,非常有力地推开了伸进我的眼睛里的一双又黑又瘦,像枯柴一般乞怜的手。

然后我哼着小曲,大踏步地向健身房挺进。健身房里跳健身舞的舞曲,把远山之外大河之内的哀鸿声声,完完全全地压低下去,直至无声无息。

 

Last modified on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