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悼念李润新教授 送别芳草碧连天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4:25

送别芳草碧连天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送别芳草碧连天
温婉媚

灿灿萱草花,罗生北堂下。南风吹其心,摇摇为谁吐?

萱草又名忘忧草,古人远行前会在门前种上一株忘忧草,以解父母思念之情。草木本无情,真正能解父母之忧的,唯有子女平日的关怀问候和在外的诸事安好。

明天出门穿那件红色衣服,喜气!

钱够用吗?在外好好照顾自己!

无论我们是否到了而立之年,在父母眼里,永远都还是他们的孩!

每次在家时,我们这些孩子就是爸妈的重点关爱对象。要早睡,但可以晚起;要运动,但得午睡;要多吃,但不能是煎炸食品。他们都认为,我们在外上班太过遭罪,以至于每次回家他们都想千倍万倍地补偿。记得上次我在家里,饭煮好了,准备去拔掉电插头,爸爸看了赶紧从厨房出来说插头太紧,他来弄。

父母爱子心无尽,我们简单的一句:明天要回家了!就能让他们欢喜到马上去张罗明天的菜单;我们随口的一句:过两天要回去上班了!轻而易举就把他们的不舍与牵挂灌溉成六月的萱草,我们更行更远,他们牵挂还生,剩下只有他们自己的日子里,只能倚门举头望云林,望远行的孩子少些苦楚,多些如意。

今年我从揭阳飞泰国,预计20公斤的行李一经收拾变成了26公斤,挑来拣去,无一可弃。

五斤茴香籽、一个22寸不锈钢高压锅是海外领导所托之物,故不能取其丝毫。

四斤花生米和冬菜,妈说是找了镇上味道最好的,带去早上送粥吃!

花生芝麻糖、瓜子、梅李杏干和蛋卷,妈妈说这些是拿过去做人情手信用的!

红枣、鱼胶、生脉饮口服液、生熟地,妈说是给我补身子用的!

有带着泥土气息,包着一身报纸的淮山静静地躺在行李箱一侧,爸说这是老百姓的人参,早上集市菜农刚挖来的,新鲜!带去!

有两根吐着新芽的南非叶枝和两株气味清腥的鱼腥草,与那节珠圆玉润的淮山可算是凑成了吉祥三宝。爸说,南非叶是治三高的,鱼腥草是治炎症的,带去!

你那个随身的小包我看能不能塞点饼干去飞机上吃!……爸爸满怀希望说道。

他们总怕我在外面吃亏,我亏待自己的,别人亏待我的,他们通通不干!

待我安全过海关后,给他们回了电话。爸在电话那头说:我们还没走,一直都在。后来,妈妈送来了一条微信:我们一直看着穿红色衣服的你在过海关。

我向碧草连天走去,你们拂柳扬笛而送;

我自天涯海角归来,你们浊酒佳肴而等。

不管风雨,不论早晚。

我们都不敢回头去望,因为知道背后有他们不舍、不忍的目光;

我们都要勇敢往前走,因为知道背后有他们温暖、坚实的爱。

Last modified on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