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20世纪90年代泰华散文选萃 溪头森林序怀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4:54

溪头森林序怀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溪头森林序怀
老 羊

走出嚣杂的市塵,投进静谧安宁的森林怀抱,那感受,确非是三言两语所可能表达的。
已经到了不易於激动的年龄了,然而一踏进溪头森林区,我还是压抑不住的喊一声:美啊!溪头……”
溪头森林区真个是美,幽静的美,坦率的美,粗犷的美,聪慧与仁智的美。

我想,即使你有万缕愁丝,千层闷气,溪头,这森林的女神,会为你化解消融,会让你精神爽逸。我想,即使你岁数再高,到了这里,也会顿然年青。

虽已是五月,这里却很凉,凌晨上山,我加上件羊毛背心。踏上旅社大门,遇见陈一匡先生。前年到新加坡参加首届亚细安华文文艺营时,认识了这位菲华作家,此次在台北重逢,一见如旧,他与我同样有早起身的习惯,住台北市中国大饭店中的那几天,我每天凌晨下楼时常碰到他也刚要出门,这回一早与他相遇,倒有点意料中事,我说:果然又遇上了你。他一笑,两人立即健步上山。

我们特意延小径行上,小径当然比沥青车路难走,然而有趣得多。不是假日,游人不多,且是晨曦初露的时际,林间更显的静得幽邃,静得神秘。两人拾石级盘旋而上,到底路径不熟,走了些冤枉路,竟然累的满头大汗。多亏众多杜鹃花,向我们甜甜微笑,多亏满山绿叶,现我们频频招手。

原想前往膜拜神木,却是到了大学池。池不大,只有那弯弯的竹桥,走在上面,似觉置身世外,水中桥的倒影,与水上的桥合成一橢圆图案,引人遐思多多。

折回头,向神木方向再行,路标指示,前不远有个鹿苑,有个孔雀园。鹿苑也许已迁移,寻不到。孔雀园中有孔雀在静立,耐心待它开屏,就是不开。

台湾杉、抑衫、银杏、红桧、针叶树。……杉树和桧树,都是高高直直的,耸入云端。在林中仰头,只有一些树叶间的小罅隙,透露天空的蔚蓝或灰蓝的亮光。

这些林木,是台大森林学系作教学、实习、实验研究及示范经营之用,一批又一批的大学生来这里种植、护理,从台大接手管理至今,已达四十一年,作为其前身,历史就更长了,约有八十八年。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其实,树木,也岂只是十年事!没有一个长远的计划,没有一代接一代,一批继一批热心国家社会事业的人,献爱心於高山,晒热汗於荒岭,怎有如此雄伟业绩?

有人告诉我,到溪头,一定得观赏大学池”和膜拜神木”。而且加重语气:没有到大学池或没有膜拜神木,等于没到过溪头。”我也读过有关资料,知道溪头有一颗至今仍活着的二千八百多岁红桧树,身高约四十六公尺,合围十六公尺,树干中空,人可以进入去。……一颗生活将近三千年之长的巨树,这一点就有莫大的吸引力了!可惜,我们走着走着,忽然发觉时间不允许我们再向深处前去,只好叹一口气,走回头。

一颗桧树,三千年高龄,于今仍继续活着,活下去,作为万物之灵的人,却罕有百岁者,怪不得多才如曹孟德,也只好唱人生几何……”而对酒当歌”!

然而,放眼溪头蓊蓊郁郁的蔽天林木,听悦耳的鸟鸣,看婀娜多姿的杜鹃花起舞,我又想了——人生,是短暂的,可短暂的人生相接,却是无穷无尽的,这森林的创立、发展,是个明灯。

也许我这么说,还未把意思说清,那么,我说,短暂,可以创造无穷。    
一九九一·六

Last modified on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