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20世纪90年代泰华散文选萃 潇潇更鼓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4:55

潇潇更鼓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潇潇更鼓
黎 毅

更鼓报时,已经自很远很远的年代、有多么远,相信没有恰切史实可以考证,纵有,亦可能不一而是。

舞台上的佳人才子,忠贞义烈,不惜以身试法闯道,漫漫长夜,心态随着更鼓声催而演变,演得投入,亦使观众心弦紧扣,而为之神伤。

童稚是在家乡过的是多灾多难的岁月,战争加上荒年,势如水沸火旺,民不聊生,那时鼠窃横行,盗贼四起,一些有组织的匪帮公然闯进乡镇打家劫舍,治安无能,只知鱼肉乡民,对该辈匪类却无力对抗。

那时乡民为求自保,由乡中父老带领组起保安自卫队,每夜有三四个精壮聚於村郊的城楼守卫。自卫队里头备了三二把打了可以出声吓人的古董枪。他乡匪辈入侵,人多势众,守卫发觉匪踨,最初只能打响几枪,虚张声势,等到对方火力密集,认为难以自保,便各自分头逃命。

没有匪帮入侵的安宁日子,入夜守更人照样手提灯笼,在乡里各条通道巡行,一手抱着一段中空竹节,边行边敲打,约略按照一定时间,从九时的二更,午夜的三更,到凌晨四更。守更人不但给黑夜的人报时,亦给黑夜的人一种安全感。

午夜梦回,耳听更鼓三更,由远而近,由近而远,明知三更乃匪辈通常入侵时刻,听到更鼓声声,内心便有种安全保障。
南来寄迹三聘,投宿人家二楼一隅,已与更鼓无缘。入夜,一盏孤灯,一本十五音,一本潮汕字典为伴,推开格字纸,一字字写,一格格学爬,没有童稚时家乡的更鼓,却有楼脚街口印阍的钟声。

钟声铿锵,报时准确,十一时,十二时,凌晨一时,二时,三时……每夜,我与书本稿纸为伴,与报时的钟声为伴。
串串的钟声,像慈母在身边叮嘱,像呼唤,又像催促,告诉天将破晓。远处的晨鸡初唱,再唱……
万籁俱寂,听印阍的打狗棒在坚实的里面单调冷清的碰击,听印阍口哼思乡调儿独自呢喃,配合笨蛋的步调,由远而近,由近而远。

夜读虽然没有更鼓,但印阍的呢喃调儿,棒子与地板的冷清碰击,铿锵的时报钟声,这善良的印人在静夜中似与我同在。

十多年前与陈博文、苏若兰、王若呆诸文友廿多人组团旅游月城,行程拟定二日一夜。那时开始进入雨季,途中乍雨乍晴,将近目的地,眼见公路两旁令人馋眼艳红的红毛丹,莖蔓攀篱的葱葱胡椒枞,大开眼界。

月城的主人安排我们一众在旅邸安宿。入夜本想出外参观月城的夜市,顺便买点手信。可惜受雨所阻,大雨、小雨、阵雨,下个不停不息,文友一众只好困在旅社烹茶聊天。

深夜,各自回房歇息,我被安排与王若呆兄同宿一室,那时夜虽已深,各自倒在榻上,尚不感到困倦,谈话若断若续,良久,才听到隔床若呆兄低沉的鼾声,那夜浓茶可能喝得过多,可能身处异乡感到兴奋,竟然合不上眼。

失眠的无奈,此生嚐得多着。

听窗外夜雨潇潇,听屋下笃鸡的声声冷调,有长到短,由短到静。异乡失眠的夜晚,内心竟浮起一阵凄清和落寞。
看腕錶,恰好午夜,十二时正,远处沉沉传来一阵笃笃之声,每次三下,拍节分明,层次有序,声音由远而近,一直来到街口,分明是报时的更鼓,由竹节做成敲击的鼓声。

身在客地的旅邸,潇潇夜雨中听到更鼓,真是万想不到。声声的更鼓传到枕边,唤回了童稚的一连串回忆,声声的更鼓,使我更加无法成眠,太美了,太亲切了,要不是行程所限,我真想再月城多住几个夜晚,听多几个潇潇夜雨的更鼓声。
一眨眼又是十多年过去,那年月城的主人连一长文友与泰商文友林文静相继魂归乐土。个别文友,自泰商报结束后各自东西,失却联络音讯;目前尚能接触的亦已两鬓生霜,垂垂老矣!时光不留人,人生短暂数十年,又有几许个十多年可以过得!

夜听更鼓,在我的人生旅程中已经划了句号。此生若是有缘,还满怀希望能再到月城去听一听更鼓,重拾起心中早已失落的温馨。
1996.10

 

Last modified on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