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4:59

莲花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莲花·梅花  
白翎

看那满湖朵朵白花,花随绿叶盛开,鱼儿漫游在水底,娓娓自在真可爱。蜂蝶在花丛中飞舞,饱尝了花蕊与花香……
你曾听过这(白莲)的泰国名歌吗?你曾为它优美悦耳的旋律所陶醉吗?它是这么的温柔、安详、和平、自由自在,它体现了白莲的精神和风采……

你曾读过宋、周敦颐的《爱莲说》吗?你曾为作者托物言志,写出了:“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赞美所感染吗?

莲歌、莲说、对我的感染深深;但对我来说,莲还有其更深更广的涵义。莲,是我生身慈母阿夜的名字。“夜”是泰语母亲的译音,我从牙牙学语就叫到现在。阿夜在泰国出生,外婆给她订的是中国名字。还是泰国名字呢?泰国女子以“莲”发音的名字也很多,是“小”、“细”的意思,是一种称谓。但不管,夜就有如白莲一般的德行——温爱、慈祥。

我在湄南河畔诞生。生长在到处洋溢着莲花香气的环境里。泰国人民爱花敬佛。莲花是佛教的象征。童稚的梦里,不知有多少次,阿夜带我上佛寺,用白莲花礼佛,托佛保我佑我护我健康地成长。曾多少次,当晨曦初照,阿夜带我在家门口等着斋僧。当沿门化缘的黄袍僧人前来,阿夜虔诚合十,把一束含苞的白莲花、香烛献上,把饭菜食物放在僧钵里,然后跪伏在地上听者僧人诵经祝福。为家门平安,为孩子的茁壮成长,阿夜花了多少慈爱心力啊!

如果花真的有花神的话,我想,莲花就是和平之神。泰国是佛国,是白莲之邦,到处飘荡着白莲的清香。有人说,泰国历史上,面沦为列国的殖民地,能够独立自主,享受着和平生活,是受了佛光之普照。换句话说,是受了白莲花神照佛。或许,这种说法有点玄虚,对于无神主义者来说,更是不可思议的事。但不能抹煞的事实,生活在泰国,是有福气的!

莲,象征着阿夜,象征着泰国。

啊,泰国,我的亲娘~~阿夜!

我爱莲花,我也爱梅花。

宋·王淇的咏梅诗有:不收尘埃半点侵,竹篱茅舍自甘心。这不是与周敦颐的《爱莲说》的出淤泥而不染……的品质正相似吗?是这种洁身自爱的高贵气质吸引了我,更是童年的一段难忘生活经历,使梅花在我心中深深植了根……

六、七岁的幼龄,侨居泰国而乡土观念浓厚的父亲,就把我带回中国。从此,整整十个年头,我就靠在唐山另一位母亲的身边。在抗日战争时期,海路中断,和在泰国的父亲隔绝。侨汇无望,我就和阿姆(父亲教我对唐山的母亲的称呼)相依为命,过着粗谈的农作生活。

我祖籍国的家乡是广东潮汕韩江中游的一个四面环水的小岛,像一只大船在河中航行,遂有“仙舟村”这个美妙的称号。大概“仙”字不唯物,四九年后改称为“金舟村”。它属于沙土冲积地,梅、竹、柑是家乡的三大特产。水山明,风光旖旎。
儿时就在家乡的私塾就读,老师是一吟三摇头的秀才尘。哥哥念古文,我念千家诗。从“云谈风轻近午天”到“梅雪争春未肯降”,背诵了成半本也不求甚解。但,现在还诌起来就觉得有味了。

课余假日,都陪着阿姆到园中去作业,小孩也只能帮着拔除杂草。每当黄昏荷锄踏月归来,路经一片梅林,时届腊冬,寒风朔朔,淡月蒙蒙,疏枝在风中摇曳,月影绰绰,梅花的清香随风飘送,叫人陶醉。这些诗情美景,令人终生难忘。儿时所念的咏梅诗,如林逋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现在重温寻味,感受特别浓烈。

泰国地处亚热带,难一睹梅花芳姿。以前一个时期,我曾遍寻梅花塑料制品,以供室内摆设,虽嫌其缺乏生命力,但仍可聊以自慰。但,结果仍归失望,总结不相似,嫌其枝干缺乏刚劲挺拔,凌厉兀突的神态。廿多年前在本京的一家“梅园酒家”的橱窗里,那一株还较形肖。我几回在橱窗前留连忘返,久久眷恋……

说来也算巧合,我异母而手足情深的姐妹,她们的名字都是用这个“梅”字,这难怪我对梅花的缘分这么深。提起梅花,就思念起散居在遥远的加拿大的姐姐和滞留香港的妹妹。

唐山阿姆和中国一样,待我过于严峻苛刻,但毕竟对我还是有养育之恩,曾经相依为命,同患难共甘苦过,这怎能叫我忘恩呢!
啊,中国,我的养娘—阿姆!
1989.5.17

Last modified on Friday, 08 September 2017 05:00
More in this category: « 潇潇更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