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微型小说 毗湿奴的世界
Thursday, 28 September 2017 04:40

毗湿奴的世界

杨棹
30 岁生日那天,恩雅一推门,一只壁虎“啪”的一声从门
楣掉在脚边。她赶紧退回房间,跪在毗湿奴像前祈祷。她住在
彭世洛府,彭世洛的含义是“毗湿奴的世界”,因此她常拜毗
湿奴,中过几个彩票小奖后,更觉得毗湿奴像救苦救难的菩萨。
虽然她心跳得厉害,但祈祷后还是赶去空哇里寺,今晚庙会开
始,定会人潮涌动,去给女儿赚点学费。


女儿水囡15 岁,但母女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水囡一直上
寄宿学校,放假才回家。那时恩雅就不去工作,这让水囡很困
惑,但恩雅总能找到理由,比如身体不舒服,老板太坏等。水
囡上初中后有自己的朋友圈,就不关心妈妈到底在做什么工作
了,常和一群精力旺盛的男女骑着轰鸣的摩托飞过夜晚的大街
小巷。水囡只见过2 次父亲,第一次是上小学第一天,一个光
头男人从母亲手里接过她,把她放在摩托后座上,她一路怀疑
这人是逃犯。第二次是她得了登革热,进急救室前,双眼朦胧
又看到这个男人,还是光头,他带来一大笔救她命的钱。当时
她听到父亲对她说:“第三次是水囡的婚礼,但是永别。”到
现在她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她今天必须去见父亲,她打听
到父亲就在空哇里寺当和尚。


“空哇里”是梵语“水湾”之意,寺庙坐落在从泰北蜿蜒
而下的难河拐弯处。水囡脸色惨白地坐在摩托车后座,路上无
视朋友们做出的危险动作。她觉得充满社会责任感的僧人都很

啰嗦,父亲肯定会拒绝她,但她走投无路,只想得到一笔钱,
找个安全之地,打掉肚里的孩子……
从佛堂出来,寺院的彩灯已经点亮,孩子们放孔明灯,泰
拳擂台吹奏聒噪的笛音,庙会开始了。水囡无心去各类摊子前
游逛,脑海中回放着父亲沉默面庞,但他双眼流露的痛苦无法
隐瞒。她仍在震惊:父亲一句劝诫也没说,就把钱给了她。
这值得庆祝,朋友们撺掇她去玩著名的“少女落水”游戏。
挤进层层人群,她一眼看见穿粉红泳衣的母亲:梳着两个马尾,
坐在大海螺水桶上方椅子上,随着节奏强烈的音乐扭动腰身。
几个面目猥琐的大叔,一个稚气的男孩,都在疯狂地用网球砸
向椅子旁的红心,一砸中,恩雅就尖叫一声掉落水桶,然后湿
漉漉跳上椅子。为撩拨顾客的激情,她还甩甩头发,抖抖酥胸,
送个飞吻,人群爆出阵阵口哨浪叫。
“这女人够骚够贱啊!”一个朋友坏笑。
“这年纪还装嫩!卖身的话,脸蛋还凑和。”
“看她肚子上的大蜈蚣疤,生过孩子啦,不知道她孩子看
到怎么想?哈哈……”
眼泪流满脸庞,水囡掏出父亲给的钱甩在摊贩身上,夺过
一筐球,朝母亲狠狠砸去。网球雨点般砸来,当恩雅看清投球
人时,身体如一座冰雕般冻住了,继而惊慌失措。水囡边砸边
嘶喊:“为什么生下我!如果你们不能好好养育我!为什么生
下我!我身边只有这些流氓,而你们这些混蛋知道她的孩子怎
么想了吧!我恨你们所有人!”突然,她的胳膊被人抓住了,
抬头一看,竟是披着黄色袈裟的父亲!
“水囡啊!”和尚抚摸着女儿胳膊上布满针眼的莲花纹身
说:“僧人一生只能还俗三次,本想第三次还俗看你结婚,然
后永远出家,但看来等不到那天了。给你钱任你去做的事,让
我失去了做僧人的资格,甚至万劫不复。但我不后悔,你还是

个孩子啊,我只希望你能幸福!” 人群开始骚动:和尚怎么能
触摸女人身体?有人谩骂,有人擦拳。恩雅吓呆了,但马上从
“海螺”里跳出来,展开双臂,挡住激愤的人群,半裸的双胸
在众人面前起伏着。


和尚把身后颤抖着的恩雅拉到水囡面前:“不要恨你母亲,
这人神共处的世界让人身不由己,她没逃避,只是质疑被强加
的错误,她知道自己真正的信仰。”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和尚默默抱起瘫倒的水囡,拉起恩
雅的手,走出了寺庙宏伟的山门,山门上的浮雕展现的是站在
大鹏鸟背上的毗湿奴,他面露微笑,持法器的4 只手臂舒展自
然,只是持法轮的右后手折断过,被修复后与周遭相比,新旧
鲜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