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微型小说 天桥下的蚁民
Thursday, 28 September 2017 04:45

天桥下的蚁民

阡陌
我办公大楼前有一座行人天桥,不知什么时候天桥的楼底
下被一些杂物堆放着,起初并不为意,但不久桥下连棉被和吃
的都有了,原来桥下已被一个蓬头垢面的人霸占了。
每天经过当然很不愉悦,本来干净的桥底,来了个不修边
幅的露宿者。
桥底下这个人,和一般街头流浪汉一样,邋遢、无视于人,
但也并非每天瘫着无所事事,他几乎每天忙进忙出,早出晚归,
猜想他应该是去捡破烂找食物吧!
有一天,他突然剪了那一头乱发,虽然还是一身散漫的衣
裤,但上了蜡的短发,整个轮廓看来真蛮俊的,尤其一双深邃
的眼睛隐约的放出一种独特的光芒,也许他也难得见自己那张
其实蛮好看的脸,但没多久,他又是满脸腮胡,让头发长着乱
着,这不过三四十岁,四肢健全的男人为何沦落于此呢?
天桥下,他的地盘似乎又拓展了些,除了日用品外,不知
哪搬来更多的废弃物,风扇、吹风机、小型家电摊了一地,每
天很认真的拆着转着,这奇怪的人,又弄来了一部旧单车,从
此,这一地的废物就由得他骑着车搬出搬进。
一天路过,突然瞄到那堆脏东西里,一个东西吸引了我,
那是一部键盘字母都是独立的古董打字机,打字机和我渊源已
久,我最初的贸易就是打字机,为打字机花的心血可不少,因
此虽然这部打字机又脏又旧,但我却情有独钟,我觊觎着打字

机,却因为不想靠近那些脏乱,而走了好几回,最后还是硬着
头皮开口,问他愿意卖吗?没想他说卖!多少?随便给!明天
来拿!哦!心里真怕他反悔,第二天去的时候,打字机已经油
亮亮的摆在一旁,我如获至宝的谢了他,第一次打从心里把他当
个正常人。
从那次开始,我不再屏息闪躲的经过,多少都会往他的战
利品扫一扫,但突然发现好几天了他的窝都用塑胶布盖着,单
车和那堆破烂也不见了,我想他是不是病了?或不睡桥底了?
不过,他不在,桥底下也清幽了好多。
隔了一年多我正逛着一个设计展览,一副很大的黑白背景
图吸引了我,办公室楼下那个桥底?图上大大的草书写着“天
桥下的蚁民”。
好奇的往着布幔走着,我愣住了,一个穿着西装一头蜡发
的男人,正为他的热销书“天桥下的蚁民”做首发签名,那不
就是那个不修边幅的露宿者?展览架上陈列着各种废品再生创
作,我诧异的看着经过设计改造后的那堆破烂,竟都有了新的
生命和光华,再生创作的牌子上写着:售出物品,全数捐于露
宿者保护中心。
我呆望着,脑海里翻腾着桥下每一个情景。
不知怎么有种与有荣焉的兴奋感,我抓了书立刻跟着长龙
一面等签名,一面翻看“天桥下的蚁民”的序言;我剔除了骨
子里根生的自己,认真的经营着另一个生命,两年……,天桥
下,炎热、寒冷、鄙视、驱离成就了“天桥下的蚁民”……
想不到这样的场合再见他,从前那不屑的心虚在他善意的
笑容中化解了不少,他特意在一整页打字机的页面上签了名,
我俏皮的说“还不回家?”我们都咯咯的笑了。
书,图文并茂的讲述他亲身体验露宿者穴居的窘境,蚁窝
中的生存方式,由于书的热卖,听附近的小食店说,不少慕名
微型小说

来拍照的人把小店的生意带旺了许多,而我的珍藏品古董打字
机越发珍贵了,我用玻璃框架镶着,连书里的照片,陈列在大
门正中央成了我的镇店之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