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微型小说 被子
Thursday, 28 September 2017 04:50

被子

晶莹
三年前送走了伯父,刚刚又送走了父亲。
他抱着父亲生前一直在盖的那床厚重的破被,艰难地走在
回家的路上。按照乡俗,父亲的被子被视为留给子嗣的重要财
产,取泽被子孙之意。
因为他是长子,理当为父亲抱头入棺,可他于三十六岁时
被父亲过继给了膝下无男的伯父,因此在他已为伯父抱头后,
这次又为生父抱头,自然招至家族众人的非议,尤其是伯父的
两个亲生女儿。
此刻,他抱着父亲留给自己的唯一遗产,而且还是父亲生
前就已经指定分配好了的,心中觉得特别沉重。父亲两床只为
招待客人才用的新被,被指定给了两个弟弟。弟弟们自然高兴,
可他打心眼里钟爱这床旧被,因为这是父亲临终时还在盖着的,
抱在怀里,他甚至感受到了父亲体温的余热,他可借此最后亲
近父亲,以补偿这么多年来名义上不再是父子关系的心理愧疚
——当然,那不是他的错。妻子是极力反对他要这床上了好几
块补丁的破被的,现代人对于被子使用价值的关注,远远高于
父亲遗被的传统意涵,而且妻子一直认为公婆偏向两个小叔子,
而不待见自己的丈夫。
虽然已过继出去,但他明里暗里确实没少给父母钱。父母
乃至弟弟妹妹们也都觉得理所当然。谁让他是拿工资的教师,
而两个弟弟是土里刨食的庄稼汉呢?
微型小说

到家了。他悄悄地抱着被子,直接进了后屋仓库,专心致
志地寻找着藏被之处。许是太过专注了,以致身后妻子的第一
声责问他没有一点儿反应,而第二声把他吓了一大跳。
夫妻经过“谈判”,双方互相妥协:当天他盖一晚,第二
天早上拿去烧掉。
烧掉父亲的被子,有符合他心里期待的一面,尽管这会使
他失去很多关于父亲的直观印记。母亲走后留给父亲的三床被
子,已被他们兄弟三个全部“瓜分”,父亲走时没能带走半块
生前的床上用品。另外,烧掉被子也算是父亲临终嘱咐的一部
分。父亲曾几次拉着他的手,并指着自己身上的破被道:“这
床被就是你的了。将来你老了,就到坝外把它烧掉,然后借着
大风把灰吹跑,这样被子就又是我的了。不过,最后一捧灰你
要收好,就算我和你妈留给你的念想。”
他在离父母亲坟头有半里地的坝下, 寻到了一块理想的
“净地”。他跪向父母亲坟头,泪流满面,既无奈又坦然地点
燃了被子。
他一面用木棒挑着,一面烧着被子,事先已经洒上了一些
煤油,烧的倒也算不慢,但也足有半个钟头之久。风不是很大。
他用木棒搅弄着被子的灰烬,以助其快点被风吹走。灰烬基本
都刮向了父母亲坟头的方向,这让他非常欣慰。
又过了有半个钟头,灰烬被风吹的差不多了。他从口袋里
拿出备好的崭新塑料袋,以便收起父母亲的最后“念想”。
他一小捏一小捏的抓起余灰,小心翼翼地装入塑料袋中…
他的心有一点点纠结:一方面,他想多留一些“念想”给
自己,另一方面,他又害怕送到父母那边的太少,被子单薄会
冻着父母。
他一边捏抓,风一边吹,余灰所剩无几了。他停下手来,
按捺着复杂的心境,深情地眺向父母亲的坟头,而后叩首长

跪……
他终于抬起头来,透着泪花,隐约觉得余灰已被风吹尽,
一个什么东西在阳光照射下闪烁着光芒。他赶忙擦去眼泪拾起
查看。啊!这不是母亲戴了一辈子又于母亲临终前突然失踪了
的金戒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