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微型小说 回乡
Thursday, 28 September 2017 06:31

回乡

冯骋
2199 年底某一天晚上,披蓬一家四口在家里聊天。
望着窗外稀落的灯火,妻子轻叹一口气:“好安静呀,两
百年前我们这个大曼谷是世界有名的旅游城市,繁华热闹,现
在只能在光盘里看啦。”
“还能热闹起来吗?”初中生儿子问。“很难,一百年前
缅甸等国的劳工全部回国后,这国家就慢慢瘫痪啦,没人收垃
圾做建筑工当服务员,许多旅游景点荒废。作为旅游招牌之一
的人妖表演也没人看了。”披蓬也叹气。


“满大街都是人妖,已失去稀有物种对外国人的吸引力,
谁还会去看那表演呀。”妻子翻着古书,又指着远处黑漆漆的
“小山”:“你们不要随便去那些地方玩,小心被野狗咬伤。”
因为人口锐减,曼谷市区已荒废了三分之一,疯长的植物
把高楼和垃圾堆慢慢淹没。


这是一个“奇葩”的家庭。
披蓬和妻子平稳生活了十几年,连个情人都没有。倒不是
他品行高尚纯洁,而是没有碰到值得他出轨的异性。
他的妻子是个大学里教泰国古典音乐的老师,整天把自己
当成一个古代泰国的女子。


而他们上初中的儿子和小学刚毕业的女儿,宁可暗恋异性
老师和同学,却从来不和同性拉过一次超过半分钟的手。
这样的孩子自然很难找到真正朋友,因为他们同学有很大
微型小说

一部分是“父亲”生养出来的,按照古泰人来生活当然是异类。
越来越受不了男人婆副校长骚扰的妻子最终辞职回家。此
刻她试探着问:“要不我们回乡下去过古人的生活吧?”
披蓬和儿女都把双手高高举了起来。
于是一家人起程回乡。车到外府,路面开始出现坑洼,树
林却越来越多,但见稻田稀疏,河水清澈,空气清新。披蓬关
掉空调,把车窗全部打开。
“太美啦,这才是古代暹罗的家园。”妻子高兴地把手伸
出窗外。
披蓬的眉头却渐渐拧紧,空旷的原野没有人类活动的生机
让人感觉压抑。


进入村子,更是安静得出奇。
他是在曼谷长大的,乡下老家的房子几十年来早就没有人
住,但是按照爷爷的遗嘱,他们始终每年定期汇钱来请人帮维
修,现在派上用场啦。
把家安顿好,披蓬慢慢地在村子里转悠,爷爷一直在描述
的一百多户人家的村子,现在只有三十来户人家还冒着炊烟。
“嗨,帅哥,来旅游吗?”随着一声娇呼,一个长发披肩,
马脸上都是疙瘩的中年“女子”从芭蕉树下闪出来拦住披蓬。
“嘿嘿,你好美女,我不是游客,是新来的村民。村里人
怎么这么少呀?”
“哦,欢迎。我是村长,前天死了一个,到今天为止全村
有97 人,一半是老人。连曼谷都没多少人,乡下当然更少,以
后注意了,出门要带枪,野兽会来伤人的。”“我看牛羊猪鸡
很多哩,而且都放养的,野兽不吃它们吗?”
“家畜是不少,你想吃只管去抓来杀,没人干涉,但是有
的野兽吃腻了一般动物,就专爱吃人,小心为好,今年已被伤
了几个啦。”

“谢谢提醒,还望以后多关照。”
转到寺庙,已经没有了老照片里的金碧辉煌,但还是整洁
干静。一个样子像尊古佛的老和尚稳稳地坐在座垫上接受披蓬
的跪拜。
“你是从曼谷回乡的吗?”佛爷的声音中气十足。
“是呀,佛爷。曼谷已经不适合人类居住了,没有游客,
年轻人少,到哪里都是死气沉沉的;两性错乱,有时都不知道
人和动物要怎么区别,我不明白是自己错了还是世道乱了。只
好回乡下来,过一种耕田种地的古人生活。”
老佛爷长叹一口气:“唉,泰民族没有被外族攻击,却毁
在自己手里,造孽呀。苍天可怜,心理正常的孩子现在乡下渐
渐多了,你的儿女正常吗?”
“我的儿女都把自己当成真正的男人和女人,这在许多人
眼里不正常。”
“慢慢把这社会风气扳过来吧。”
“冒昧地再请教一下佛爷,这样违反人伦的性别错乱,死
后不下地狱吗?”
“我的孩子,他们也没有做伤害他人的事,只是把日子过
错了而已。”
“但是这个风气已经把这个民族毁掉啦。”
“就从你们的儿女开始教吧,从简单的耕作开始,让古泰
人再慢慢繁衍下去。”
2017 年8 月25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