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微型小说 养儿防老
Thursday, 28 September 2017 06:32

养儿防老

张声凤
李文珠坐在儿子驾驶的宝马副座上。她不时地望着唯一的
儿子华强,一时思潮起伏,自从他结婚“入赘” 搬到女方的家
去住以后,极少回来看望双亲,是否应了一句“娶了老婆,忘
了娘”的俗语!想到这里,不禁有些心烦意乱地问:“华儿,
你很忙吗?近来很少见你回来看爸妈了。”华强像是不耐烦的
回答:“妈,你也知道,拉尼的家在郊外,离我工作的地方很
远,我每天上下班,在马路上来回就花费了三四个钟头,真是
没办法。”文珠不假思索地说:“那么,你们就干脆搬回家来
同住吧。”华强以不以为然的口气说:“妈,自从她父亲过世
后,她们母女相依为命已将近十年,我怎能忍心分散她们。”
“哦,我真是忘了,你说得对,做人应有情义。”文珠嘴
上在说,但心头像有一块石头压着,很不好受。停了一停,她
又说:“华儿,妈存现款六百万铢,依你想能维持妈下辈子的
生活费吗?”华儿笑着说:“妈,你为什么要想那么多?总想
未来的事,你不必担心,你已上了年纪,每天除了三餐外,没
有其它什么费用,六百万不但足够,还有存呢。”
文珠听后全身冷了,面色也变白了,为什么有了老婆就忘
了娘,变得这么快?连说话的口气也和以前不一样了,一点体
贴爹娘的爱心也没有。为了再进一步试探,又说:“那么你爸
身边连分文也无存,怎么办呢?”
“哎呀!妈,爸是乐天派,什么都不计较,他一天用一百
铢,至于重病就用三十铢的医疗费,不是什么都解决了吗?”
微型小说

文珠气急败坏地说:“那么一百铢从何来?”华强哈哈大笑地
说:“妈,你存那么多钱,每天出一百铢又有什么困难?”此
刻的文珠像是跌在深渊中,儿子冷漠的神情、敷衍的口气真是
伤透了她的心:他这样无情、无义、无孝心,是教育有问题吗?
或是应了“慈母多败儿”这句话?为什么二十多年养育之恩付
之东流?
文珠紧闭着嘴,茫然的望着车窗外,心里在绞痛……。唉!
养儿防老,真是异想天开,假如经济依赖子女,眼下可就惨呀!
想到这里闭着眼往后一靠,只觉得全身无力。
晚上文珠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一幕幕的往事不断出现在眼
前。想起自己的一生,省吃、省用、储蓄钱让儿子出国深造,
成家立业后却判若两人……。
在彻夜无眠中,文珠又想起了自己的母亲。突然间想到:
啊!自己婚前和婚后也判若两人,为了家庭为了儿子,也很少回
娘家!妈却常来电话慰问,……有了华强妈也还过来帮着带孙
子。
啊!爱儿女不爱爹娘,难道这是自然的规律吗?抑或是现
代的人生?
第二天清早,丈夫志雄摇摇床上的妻子说:“今天是假日,
我们不是约定去是乐园吗?一起出去吧,趁着现在我们能手牵
手一起走,再老了哪里也去不了。唉!老婆呀,孩子有孩子的
世界,我们有我们的世界,凡事想开要拿得起,放得下,不要
自寻烦恼,自我折磨。”
文珠坐在床上说:“今天我没心情,你自己去吧!”志雄
摇摇头:何苦呢?便独自出门去。文珠看着丈夫的背影想:还
是身边人好,他总是好言好语地慰藉我,不禁发出会心的微笑。
这时桌上的电话响了,文珠接起电话,对方以兴奋的口气说:
“妈,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快做婆婆了,我昨晚得悉这个

好消息后兴奋到整晚睡不着!过几天要去私人医院办寄胎手续。
妈,孩子出世后,你过来帮帮忙,我不放心保姆!”
文珠一时气往上冲,脱口说:“依我看,你还是送她到三
十铢产科医院好,将钱存放在银行,以免步你爸的后尘,每天
一百铢生活费。”华强生气地说:“妈,你不舒服吗?去休息
吧,改天再谈!”砰的一声放下了电话。
此刻文珠像虚脱般,缓缓靠着椅子坐下,双手掩着脸,自
言自语:我为什么说出这些赌气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