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微型小说 情归何处
Thursday, 28 September 2017 06:36

情归何处

小草
夜幕低垂,校园里静悄悄的。香兰独自坐在办公桌前,愁
眉不展,呆呆地看着电脑桌面上那张穿着婚纱,半卧在草地上的
自己,微笑的脸庞,那么妩媚,那么灿烂,那么幸福,泪水夺
眶而出。
别看她已近而立之年,可单纯的还像个孩子。数月来,老
公对她待答不理,淡然处之,她却总是傻傻地问:“喂,怎么
啦? 你为什么不说话?不理我?”尽管得到的回答也总是一
句:“没有哇!”可是她却没感到这是在敷衍她。直到最近,
丈夫几次夜不归宿,她才感到有问题,心里发毛,不知所措,
想不出这个曾经整天拿她开心的可爱老公中了什么邪。苦闷中,
她拨通了闺蜜李云的电话。
“云姐,你说敏生会变心吗?”
“怎么,你们吵架了?”
“真是吵架倒好了,他根本不理我。”
“多久了?”
“记不清了,好像他升职后就越来越不对劲了,不管我说
什么,干什么,他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我问他怎么啦,他
就烦。最近,索性走了就不回来。”
“怎么会这样?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我怎么知道?他从未跟我说过曼谷有什么朋友。”
“总不会去住酒店吧?!”
微型小说

“我现在越来越看不懂他了,跟手机比跟我亲!”
“都说七年之痒,你们这才四年,不会…… 不会是他的野
心在作祟吧?”
“野心?什么野心?”
“哦,没什么。我想他不会有事的。别急!等他回家,你
跟他好好谈谈。”
没等香兰再说话,李云便急忙关了电话,自责地拍了一下
自己的额头,暗想差点走了嘴。在顶头上司和闺蜜之间,她自
然知道自己的天平该倾向谁。此刻,李云想起公司里关于敏生
讨好老板女儿的流言。起初她不信,因为她知道敏生和香兰的
感情,为了追求这朵校花,他放弃了去美国工作的机会来到泰
国;更不相信敏生会为一个其貌不扬的40 岁老姑娘而移情别
恋。可是香兰说的情况让她不得不重新审视敏生,没准这家伙
真看上老板的万贯家业了。联想起昨天下班后在地下车库看到
敏生钻进老板女儿宝马的一幕,更坚定了自己的判断,她实在
不敢再往下想。
此刻,香兰发现电话断了,心里一震,觉得李云有事瞒她,
正要再拨电话问个究竟,手机响了。是妈妈的视频聊天,她不
得不按下通话键。屏幕里妈妈慈祥地看着她说:
“还没回家呀?这么晚了,忙什么呢?”
“快考试了,我在出题。”
“敏生呢?他也不陪陪你?”
“妈!他很忙。”
“嘱咐你的事,怎么想的?我都60 了,你再不要孩子,我
就带不动了!”……
母亲的唠叨犹如利剑刺在她心上。香兰强装笑颜:“知道
了,妈!我们正在努力。还有几道题要考虑,我先挂了。”

她心乱如麻,实在无法再和母亲交谈下去,现在不是要不
要孩子,而是他们的婚姻还能不能持续?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开始思考自己该怎么办?或许这是她婚后的第一次独立思考。
之前,无论干什么都听敏生的,她就像个小秘书,跟屁虫,敏
生指东她不西。她很乐于执行且不折不扣。因为既不用动脑筋,
又讨丈夫欢心,尤其愿意看敏生在欣赏她办事时眯着眼睛的怪
笑,那是他愚弄人时的特有表情,有点儿鬼,还有点儿坏,可
是她喜欢。晚上,她会跟他算总账,让他为此付出代价。想到
这儿,香兰自嘲地苦笑了一下,不知道这次是不是彻底被他愚
弄了。这时,手机又响了,准是母亲的,刚才没絮叨完,她想。
香兰不耐烦地拿起手机,发现是李云,急忙按下接通键。
“干什么呐?半天不接电话?”李云问。
“对不起云姐,我还以为是我妈呢,实在怕她唠叨。”
“你没事吧?可别胡思乱想!”
“云姐,你刚才说敏生有野心……”
“我是说,他已经是亚洲部总监了,心思都在公司业务上,
哪有时间跟你婆婆妈妈的。”
“可是他不回家,……”
“也许加班,就睡办公室了。”
“真的吗?”“那还有假?别多想了,啊!”
手机又断了。香兰不想再问了,李云明显是帮敏生说话。
没想到她对其上司如此忠诚;可对闺蜜太虚伪了。一种从未有
过的孤独袭来,她泪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