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微型小说 何拉爪
Thursday, 28 September 2017 06:36

何拉爪

小草
何拉爪是位离休干部,虽然已经90 岁了,可耳不聋眼不花,
还能自己拄着拐棍儿到处溜达。这不,他正坐在小区花园里的
长椅上看着两个从法国来的重外孙在嬉戏呢。听着周围邻居,
夸这两个黄头发蓝眼睛的小孩漂亮、可爱,乐得他眼睛眯成了
一条缝儿。
何拉爪本名叫何勇,解放战争时参加过四平战役和平津战
役,立过战功,北京和平解放后他被留了下来。因为当时他在
部队当指导员,于是就被派到一个通信研究所当支部书记,这
可难坏了他。别看这个研究所不大,只有50 多人,可个个都是
知识分子,而他却连小学都没上过,部队扫盲班认识的那几个
字哪够这里用哇。思来想去,他觉得无法胜任,便找领导请求
换单位。可领导不同意,给他做工作说:“北京刚解放,百废
待兴,到处缺干部,不管怎么样你还认识几个字,就大胆干吧。”
“可他们都是知识分子。”
“知识分子怎么啦,知识分子也得听党的话。你是书记,
要宣传党的政策,要把那些旧知识分子改造成社会主义的新知
识分子。作为战斗英雄可不能遇到困难就打退堂鼓哇!”
领导一席话让何勇茅塞顿开,他满怀信心地走马上任了。
跟他搭班子的所长叫高嵩,来自延安抗大,曾经担任过某军区
的报务员,懂一点通信技术。此外,他参加革命前曾上过师范
学院,基础知识十分扎实。所以到任后,凭着他顽强的自学能

力和刻苦的钻研精神,很快就和所里的技术人员打成了一片。
何勇则没有高嵩那么自如,本来他负责政治工作,可他最怕传
达文件,尤其是紧急文件,没有时间预先准备,常常是读错字,
念不成句,引得大家哄堂大笑。高嵩见此,急忙帮他解围,替
他传达。后来,何勇索性把传达文件的任务都推给了高嵩,自
己主要负责所里的思想工作。
别看何勇文化低,可马列主义水平却很高,思想也很左。
他看不得青年女职工烫发和穿时髦的衣服,说是资产阶级思想
余毒没有肃清,并能不厌其烦地找那些女青年谈话,帮助提高
认识。反右运动中,他积极推行扩大化,把一个刚大学毕业的
助理工程师打成了右派。只因这个助理工程师说,资本主义国
家的管理也在发展,和马克思主义大机器生产时代不同了。高
嵩觉得定为右派不合适,跟他说,刚毕业的孩子,没有社会经验,
不要上纲上线。他则批评高嵩有右倾思想,气得高嵩不再帮他
传达文件。
当然,经过几年的历练,何勇的文化也有所提高,传达文
件的能力有所增强。不过,在一次传达国际形势文件时,还是
漏洞百出,尤其是把尼加拉瓜读成了“尼加拉爪”,于是所里
的人就送了一个外号给他,“何拉爪”。自那以后,私下里,
没人再称他何书记,都叫他何拉爪。直到文化大革命,他被打
成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靠边站,不用再传达文件了,反
而解除了读文件的负担。可在批斗会上闹的笑话,仍令人忍俊
不止。
一次,他挂着大牌子站在台上,红卫兵让其交代罪行,他
说没什么可交代的。红卫兵说他不老实,让他学习毛主席语录,
提高认识。他打开红宝书读起来:“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
他就不倒。这也和扫地一样,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
掉。”读完后,他疑惑不解地自问:“嗯?扫帚不到,灰尘怎
微型小说

么就自己跑掉了呢?”看着他那既认真,又百思不得其解的样
子,台下的人差点笑出声来。
文革结束后,何拉爪官复原职。不过,很快被调出研究所,
去了一家工厂当书记。再后来退居二线,直到退休。最令人惊
讶的是这么一个马列主义老干部,一改革开放,思想变得比谁
都快。其女儿为了出国,抛弃丈夫跟外国人走了,他竟然不闻不
问。当女儿带着四个混血儿回国时,他乐得闭不上嘴。从未认
为自己的女儿成为资本主义国家的媳妇是对社会主义的背叛。
听说,2000 年他还去了一次女儿家,真不知道他踏上法国资本
主义那块土地时是何想法?!
此时,两个法国重孙喊着“grand-père”朝他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