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微型小说 摘杨桃的少年
Thursday, 28 September 2017 06:42

摘杨桃的少年

温婉媚
今年除夕前一天,小猫梨名和雪友因不团结友爱发生撕斗,
而后雪友落败,不知所踪。我让店面的柬埔寨工人——少年阿
正沿着巷子往我家菜园子的方向寻去,仍未果。


次日一早,婆婆进去菜园子,转而就听见她惊慌的嗓音带
着踉跄的脚步回来喊到:“杨桃树上的蜂窝不见了!不见了!”
这还了得?!这东西被老太太虔诚地视为风水宝物,若真
是丢了,岂不令她寝食难安!连忙把店里所有的人召齐,老太
太的质疑之声更加急切:“昨天是谁进去了?!怎么今天就不见
了!”大家你望着我,我望着他,一脸茫然的表情。顺着老太
太的质疑,大伙渐渐把目光转向了昨晚进去菜园子的少年阿正
身上,老太太目光更是坚定愤怒地注视着阿正。不言而喻,少
年成了最大的嫌疑人!


菜园是上锁的,一般人根本无法进去,只是有时厨余垃圾
太多才会让工人帮忙提进去作施肥之用。我特别记得每次阿正
进去时,都喜欢把厨余垃圾倒在那棵杨桃树下,他用着不标准
的泰文说:“让树吃多点,这样我也可以吃多点。”我知道,他
说的是杨桃。我也知道,因为家里贫穷,他小小年纪只身来到
泰国打工,能裹腹温饱是每天最大的满足,树上的杨桃则是大
自然给予的额外甜美馈赠!阿正还告诉我,在他们家乡柬埔寨,
女孩子们都喜欢吃又大又黄的杨桃,他说等他存够钱回去了也
要在家里种很多杨桃树,这样就可以和漂亮的女孩子结婚了!
微型小说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关于杨桃这么有趣的说法,这个简单的想法
出自这个单纯朴实的少年口中,让人会心一笑。


直到不知哪天树上出现了蜂窝,阿正在树下逗留的时间更
长了,笑容也更加生动明显。每次他都会告诉我:“阿姐,蜂窝
又大了”!直接一副毫不掩饰垂涎欲滴的表情。自此,老太太
颁发一道“圣旨”:任何人不得打蜂窝的主意,否则严惩不贷!
纵然嫌疑最大,无监控、无证据也不能直接把偷盗的帽子
扣在阿正的头上。


新岁的爆竹声炸响了日历上火红的印记,泰国华人过年的
喜庆沉浸在漫天的爆竹烟雾和纷飞的红色纸屑里。风吹来,连
同过去一年世界里的粗糙和生活里的不温柔都随风卷起,随烟
飘散,拂过人们的耳畔,落在树叶的掌上。


佳节情更切,背井离乡打工的人更尤是。闲暇之余看到阿
正独自坐在人行道的坎上,托着下巴,神情默然。夕阳的余晖
散落在他身上,身影斜斜地印在了马路上,任季节的风吹过,
任呼啸的车轮声碾过。而吹不尽、碾不断的,唯有少年那份柔
软而又孤独的乡愁。


大年初二,小猫雪友归来,兴许是累了饿了,在外野了几
天身上也战绩显赫,除了原本雪白的毛变得邋遢肮脏,脸上和
身上还多了好些红色的小包块,像极了杨桃树上那个疙瘩不平
的蜂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