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微型小说 她仍是当年的那朵校花
Thursday, 28 September 2017 06:43

她仍是当年的那朵校花

司马攻
他接到校友会的通知,为了庆祝母校六十周年校诞,校友
会将组团前往庆祝。


他很忙,但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报名参加了。这将是他离开
家乡四十年的第一次回国。


这一次的参加庆贺团,除了表示对母校的关怀与热爱外,
主要是想去见一个人,他的同班同学邓简筠。
简筠漂亮、温柔、聪明,是校里的校花,不少男生在追求
她,可她爱的是他。


他是学校里的高材生,考试成绩不是第一就是第二,尤其
是数、理、化,总是得到满分。


土地改革期间,她的家庭成份被划为地主阶级,家里的一
切财产被没收,父亲自杀身亡,她的人生陷入困境。他通过一
位同学暗中接济她,可她知道真正帮助她的人是谁。
毕业前夕,同学们互相交换相片,她去照相馆照相,洗了
半打相片,而送出去的只有一张。


他从她手中接过她的一张照片,但他并没有送相片给她。
她并没有伤心,也不失望。她了解他,他没有送相片给任何同
学,他不喜欢照相,当时他根本就没有相片。
他从她的眼神中,察觉到她是多么渴望能得到他的相片。
简筠痴情的暗恋着他!他并不是没有发觉,可他却装作没
有这回事。他对于她,说不上是有情还是无情,他把精神全放
微型小说

在学业上,认为学生时代,不该有男女私情。
他离开家乡来到泰国,她频频写信给他,而他极少回她的
信,可钱是经常寄给她。


几年后他结婚了,她也较少寄信给他了。
不久他收到她的来信,说她在一所中学当教师,生活得很
好,要他今后不需寄钱给她。并告诉他,她也结婚了。
但他得到的消息,她并没有结婚,一直是小姑独处。
庆贺团出发前,他为她准备了一份礼物,还有一张两年前
照的相片。


庆贺团在人群夹道、锣鼓喧天中进入会场。他举眼四望,
没见到简筠,他憋不住了:
“简筠呢?简筠有没有来?”他问旁边的一位同学。
“听说简筠的妹妹病了,她前天去广州看她妺妺。”
他很失望,失落感涌上心头,简筠怎么了?
简筠并没有去广州!她低着头杂在人潮中,当庆贺团穿过
人群时,她看到走在前面的他,六十岁的他看来不过四十多,
且英俊不减当年。


她带着波动的心回到家中,对着镜子,半头白发一脸皱纹,
六十岁的她竟成为八十多岁的丑老太婆。在她身上已找不到当
年校花的痕迹。


这一次不见他,是个最好、最圆满的决定,她不让他见到
她目前的这般形象。
她闪开镜子,看着书桌上的相片,那朵校花。
桌子上置着一个两颗心扣在一起的小小镜框,左边是她当
年毕业时照的相片,右边空着。
空着的半边镜框,是为他留下的,四十年来她总希望能得
到他的相片。
今天她如愿以偿了!

她拿着剪刀,小心翼翼的,从转接得到的一本《泰国培新
校友会庆祝母校创校六十周年庆贺团名册》中,将他印在册页
里的相头剪了出来,装在那半边空着的相框里。
一阵满足感涌上心头,不能和他在一起,就让两个人的相
片永远在心框里厮守。


她知道,他没有爱过她,可他一定会永远记住她;她知道,
她送给他的相片,他一定保存着;她知道,他心中的她,还是
当年的那朵校花:她知道,他这次的来,是来看她的,她知道……
她只有一个心愿,在他心中,她仍然是当年的那朵校花。
2017,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