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小说世界 司马攻
Monday, 18 December 2017 04:48

司马攻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司马攻

打 包

再来酒家的一间小房间里,四个自称为老三同的中年人,一边吃一边谈笑言欢。

这四个老三同是同乡、同学、同龄。他们约定每月的第三个星期六中午,在再来酒家吃饭。

开始聚餐那年,他们四十岁;当时他们风华正茂,生意经营得风生水起,聚餐时谈得最多的是商场的风云变幻,有时也涉及了女人。

五十岁时的聚餐,谈的是天下大势,人情世故,有时也提及了儿女的学成归来。

六十岁的聚餐,聊天的主题在健康方面。

七十岁时,陈国风做了心脏撘架手术,黃学贤的肾功能有问题,林觉先经常腰痛,医生要他们多吃青菜少吃肉类,吃八分饱就够了。

名是聚餐,吃的倒是其次,大家见见面聊聊说说,报个平安倒是实在的,于是食剩下的食物很多。

再来酒家的老板周焕亮,和这四位老三同也算是有一同——同乡,他见到四位老头吃得很少,便亲自做了一个地道的潮州菜“菜脯蛋”(萝卜干煎蛋),并声称这盘“菜脯蛋”是诚心


送给四位老人家送粥用的。

周煥亮对这四位老三同很尊重,从他们的言谈中了解到他们都是正正当当的生意人,对社会也有回馈。尤其是对黃思华更是敬佩。黃思华温文尔雅,和蔼可亲。可自从剩下的食物打包后都被他一个人拿去,并每次都要加一盘炒饭,一并打包。周煥亮知道,聚餐费是四个人平均摊派的,于是对黃思华的形象打了个折扣。

黃学贤去世了,享年78岁,聚餐只剩三个人,黃思华对周愌亮说,菜肴不要少,跟以前一样的。还要依旧摆四个坐位、四套餐具。

过了两年林觉先也西归了,聚餐时黃思华又说:菜肴不能减少,一切依旧。
88岁的陈国风也寿终正寝了。

黃思华独自一人,依时到再来酒家“望餐”,吃菜脯蛋。临走时仍是打包。

某一个月的第三个星期六的中午,黃思华的司机走进再来酒家对周煥亮说:“老板,黃董事长病了,今天不能来,要我告诉你,今天的食物全部打包。”接着又说:“不要忘记炒饭!”

“黃董事长家里的人很多吧?”周焕亮问。

“不多,三、四个人。”

“那打那么多的包,还有炒饭!怎能吃得完?”

“董事长从来就不把打包的食物拿回家。”

“啊!拿到……”煥亮嬉皮笑脸的。

“几十年来,董事长在这里吃完午餐后,并不直接回家……”

“嘻!嘻!我早就料到了。”

“董事长每次都要我开车到梦家养老院,他亲自把食物拿进养老院给那些老人,有時还给老人送红包。今天他不能去了,要我来拿食物送到养老院。”

焕亮一愣:“小人,我是个小人,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半小时后,焕亮将五包食物交给司机,还有一个小塑料盒:“这是我送绐黃董事长送粥的。”
“菜脯蛋!”

2017.11.3

Last modified on Monday, 18 December 2017 07:35

Latest from Administrator

More in this category: 曾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