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小说世界 温晓云
Monday, 18 December 2017 06:42

温晓云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温晓云

康宁(外三篇)

巴萨已经在“康宁饭店”连续吃了十天的午餐,这里的海南鸡饭确实好吃,特别是淋上店里特制的酱料,美味可口唇齿留香!

每天,巴萨都坐在临窗的位置,从窗口往外看,可以看到大马路人来人往,正对面是汇商银行,中午的时候进进出出的顾客并不多。

“这几天医院催得很急,儿子的医药费已经积欠半个多月了,护士说今天再不交钱,晚上就停药了!”妻来电话。

为了给儿子治肝病,积蓄没了,房子卖了,能借的亲朋好友全借过钱了!

巴萨看着身边的黑色包包,又盯着对面的银行,暗想:今天一定要成功!为了救儿子!可怜的孩子他才十岁呀!

“儿呀,你回来了!”巴萨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向自己疾奔而来,而且抱着他就哭。“妈等得你好苦呀!你终于回来了!”

“大妈,大妈,您认错人了!我不是您儿子!”巴萨安抚着哭泣的老太太。想起自己的老母亲,也在乡下盼望着儿子治好孙子的病回家团聚,巴萨眼眶泛红。

“儿呀,妈再也不让你离开!没钱,妈给你,再也不能去抢银行!“”老太太紧紧抓住巴萨身旁的黑色包包,急急走进里面的房间,并关上门。

这时,年近六旬的饭店老板走过来,对他说对不起,老太太是他的母亲,脑子有些糊涂,因为弟弟在犯罪时劫持人质被警察击毙,老太太大受打击变得疯疯癫癫。

“击毙?他…他犯什么罪?”巴萨颤声问道。

“劫持银行职员当人质抢劫银行,被当场击毙!”老板的话把巴萨惊呆了。

“老百姓需要安康宁静的生活!不能因为有困难就铤而走险,给社会和家庭添乱!你看看我的店名就是‘康宁饭店’!”巴萨在老板犀利眼光的注视下低下头。

巴萨走了,留下那个黑色包包,里面有他在网上买来准备打劫银行的仿真手枪!

当天晚上,医院通知巴萨准备明天给孩子动手术,因为公安局的老局长亲自过问他孩子的病情,并留下一个黑色包包和十万的手术费。

巴萨治好了儿子的病,带着老婆孩子到对面康宁饭店拜谢。

原来,饭店老板正是原公安局长,也是当年击毙老太太儿子的那位警察。退休后他开了这间饭店,赚点小钱,尽孝为老太太养老送终!

我们是中国人

安卓凝视着手上的双面绣:苏州手工刺绣的异色猫,正面是金色和白色,背面是灰色和白色。多少次,安卓与栩栩如生的猫默默对视着,就像一对老朋友。

二十年了,无论生活多么困苦,他都没有想过要把这东西换点钱。毕竟,这是人家祖传之宝!人家有可能会赎回去。可是,现在实在是山穷水尽了!失业半年,老母亲又病重,医院已经下了最后通牒,明天再不交钱,母亲就得出院。可怜的母亲,高烧还没有退呢!

安卓站在石龙军路踏沙路口的一个角落,这一带有不少走水客在卖货。二十年前,就是在这里,那情景历历在目:

“帮帮忙吧,孩子病了,身上的钱都用光了,我们母子到泰国寻亲,一个多月了,还没有找到孩子的爸爸!这个黑檀木框的双面绣,是我家祖传的,您就发发慈悲买了吧”。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用普通话对着过路的安卓哀求。

看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脸色发青的靠在母亲怀里,焦急的母亲已经泪眼涟涟,安卓哥心软了,谁没有个困难需要帮助的时候!何况他们是中国人!想起老祖父常常说的“我们是中国人”,安卓哥把刚刚领到的工资八千铢全部给她,并把他们送往华侨医院。

那个叫白朵朵的女人千恩万谢地要了安卓家的地址,说以后一定会答谢他的雪中送炭。安卓轻轻地回答:“我们是中国人!”

也就是在那一天,在家里等候他的工资拿去付房租的妻子,因为他身无分文回到家,气得把双面绣摔在地上,然后抱着四岁的女儿离开了他,再也不愿意陪他过穷困的日子。

安卓远远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向这边走过来,赶快转过身低下头,多么难堪的事呀,竟然沦落到在街头卖旧物!

“大哥,真的是您呀!”当年的双面绣主人白朵朵,就站在安卓的前面,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很大的痕迹。

面对笑意盈盈的她,安卓既开心又惭愧地把双面绣递给她。

“大哥,十多年前,我曾经按照您留下的地址去找过您,可是那边整排的排屋都推倒说要建大厦,再也无法找到您,所以我一有空就到这里等,希望能再次遇上您!功夫不负有心人呀!”白朵朵开心的说。

是的,自从妻女离开后,安卓也离开那个伤心地,搬回去与母亲同住。

得知安卓的窘况后,白朵朵给了安卓比当年双面绣多十倍的金钱,治好了母亲的病。并把安卓安排到她的工厂任财务。

每次,安卓对白朵朵表示感谢时,白朵朵总是说“我们是中国人!”

最美小甜甜

一个老外游客在脸书上推出一张照片,一个笑容甜美可爱的大学生。内容:可爱女孩拾到他的钱包,里面有十多万铢、三千美金以及信用卡身份证等等,女孩子一直在她卖甜点的摊位上等到深夜,终于等到失主。

这件事甚至上了报纸,女孩子被称为“最美小甜甜”!

甜甜自小没有父亲,寡母做小甜点,含辛茹苦把甜甜拉扯成人,供甜甜上了大学。
过年的时候,母亲被一辆人货车撞倒了,右腿粉碎性骨折,母亲无法去出摊卖甜点,母女的生活陷入困境。
甜甜白天上学,晚上和节假日都风雨无阻地摆摊卖甜点,日子过得很忙很累。
自从成为“最美小甜甜”后,许多人慕名前来买她的甜点,母女的生活稍有改善。
一天晚上,甜甜正在收摊,来了一对打扮得体的中年夫妇。女人抚着甜甜脖子右边的红斑胎记,哭着喊女儿。甜甜看着她,长相跟自己确实很像。
母亲说,甜甜是她在南线客运站捡到的,当时三岁,一问三不知,只会哭。后来母亲一直想办法找她生身父母,都没有线索,只好带回家收养。
从此,甜甜的日子真正甜甜美美!

友谊地久天长

 

爸爸的书房有一把精致的小提琴,爸爸常常久久抚摸着琴弦,但是齐奇从来没有见过爸爸拉琴!

爸爸给齐奇买了一架雅马哈钢琴。齐奇的钢琴学得很好!老师说他对音乐有天分。
小学毕业的那天学校演出,负责为独唱的小提琴伴奏同学因有事来不了。齐奇偷偷拿了书房的小提琴,从来没有正式练过小提琴的齐奇,一首《友谊地久天长》竟然拉得优雅流畅,荡气回肠。获得满场掌声。

演出结束后,爸爸紧紧抱着齐奇,泪流满面。

回到家,爸爸给齐奇看了录像,一帅哥和一美女拉着小提琴。爸爸说那是亲爸爸和亲妈妈。齐奇还在妈妈肚子里只有四个月的时候,亲爸爸去外府演出车祸去世。妈妈大受打击大病一场,生齐奇时难产大出血也离开人世。而妈妈给齐奇的胎教音乐就是每天拉这一曲《友谊地久天长》。

爸爸是他们好朋友,承诺把齐奇养育成人。爸爸本来希望齐奇别学拉小提琴,以免天天对着小提琴伤感。但是,遗传的力量是多么的奇妙,齐奇竟然遗传了父母的天赋,这是天意呀!

齐奇长大后成为有名的小提琴家,成名曲就是《友谊地久天长》。

Last modified on Monday, 18 December 2017 07:32

Latest from Administrator

More in this category: « 曾心 澹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