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小说世界 杨玲
Monday, 18 December 2017 06:52

杨玲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杨玲

车 祸

昔时,我们家住在铁桥头的一条小巷子里,巷子里大大小小的木屋住着十几家人,大都是在三聘街做小生意的人家。只有两家人不是生意人,其中一家就是我们,父亲在华文报馆工作,左邻右舍都称父亲“先生”。还有一家就是对面的洗衣嫲,以前她的儿子也在三聘街卖鞋子,现在没有了。

洗衣嫲约七十岁,一头银发,着唐衫,自从儿子在三聘街卖鞋子挣钱后,她已经停业不洗衣十几年了,在家帮着带孙子。她的儿媳妇是泰人,四十来岁,洗衣婶皮肤黑黝黝的、眼睛圆圆的、嘴唇厚厚的、头发天生卷曲。他们育有两名儿女,大的是女儿,念中五了,小的是儿子,念中三。

十年前的一天,在三聘街卖鞋子的儿子突然离家出走,弃下娇妻稚子老娘,和三聘街卖水果汁一泰妹私奔了。儿子失联多天,洗衣嫲急得到处寻找打听,后来卖剪刀邻人王大哥说,三聘街卖水果汁泰妹素汪娜也同时失踪,估计两人在一起了。

洗衣嫲一听差点晕倒,一家人就靠儿子挣钱,房租、吃的、穿的、两个孙子的学费等等。倒是媳妇很冷静坚强,她说丈夫早已同床异梦,对她变心了,她暗地观察了很久,苦于查不出什么。只是没有想到丈夫这么狠心,丢下一家老小,一句话没讲就跑了。

媳妇和洗衣嫲商量,她不会做生意,但是可以操起婆婆的旧业,负起家庭重担。从那时开始,她接了五六家人的衣服来洗,一早就开始洗衣,下午烫衣,晚上送衣服还顾客,顺带来要洗的衣服。一天从早到晚忙个不停。

洗衣嫲现在整天念经,话也少讲了,饭也吃少了。

约一年后儿子写信来,说他现在和新妻住在四色菊府,已经有了一个七个月大的小儿子,在当地摆了一个粿条汤摊子,但还赚不了钱,等有了钱就汇来给他们,他对不起家人。妻如有新爱离家,就把孩子送过去由他抚养。

洗衣嫲听孙女念完信后,嘴唇哆嗦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又是念经去了。媳妇也是一句话没讲,女儿问要回信吗?没有人回应。

一天中午,洗衣嫲外出回家时,过路时被汽车撞倒,驾车人即把老人送到医院。包扎完手脚外伤,医生说要观察脑部是否受损,需住院三天。

洗衣嫲不想住院,驾车人趁机说,他是生意人很忙,如接受一万铢的一次性赔偿,就签个字据,以后两不相干。洗衣嫲急忙应承,因这笔钱可交三个月房租,而且孙子就要开学了,媳妇正为学费、房租等费用发愁。

老人出院回家,第一天没事,第二天大呕。媳妇忙带婆婆上医院,医生说是脑震荡,需住院治疗,结果经过一个月治疗才出院,还要长期服药。虽然政府有医疗免费政策,但是媳妇到医院侍候婆婆,停了洗衣,那一万铢早用完了。

洗衣嫲再去找肇事司机,手机早已经关机,打不通了。给的地址也是假的,没有此人……

Last modified on Monday, 18 December 2017 07:27

Latest from Administrator

More in this category: « 晶莹 张锡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