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小说世界 张锡镇
Monday, 18 December 2017 06:54

张锡镇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张锡镇

本 色

方平一脸兴奋,正对着镜子刮脸,情不自禁做了个微笑表情,检验一下是否得体。接下来,试穿了几件带格的衬衫,是刚从洗衣房烫过的。一套行头上身之后,揽镜自视,又打了个响亮的匪子。他很是得意,够优雅!

他兴冲冲下了楼,向公寓的车库走去,准备开车去会他第六个女朋友。方平三十好几了,小伙论外形,还算不赖,一米七八的个头,方脸膛,留寸头,虽谈不上帅气,可很有点男子气。没有大学文凭,但凭着傻干,在一个小公司,还算个白领。就凭这条件,应该说,谈个能挂得住面子的女朋友应该不在话下,可偏偏谈一个黄一个。

他自己学历不高,还总想谈个学生妹。前几个,也都是大学毕业的,尽管是些不入流大学。开始,双方感觉良好,但七八次聚会之后,女方那头儿便慢慢冷却了,然后就是借口回避,最后分手。算下来,最长的女友关系也不过半年。他思来想去,很是恼火,真他妈邪了门儿了!

为此,他拜访了他的一位长辈同事老黄,请他指点迷津。恰好,老黄还认识那位时间最长的女朋友,她叫琳琳,是他兵团战友的女儿。老黄对方平并不欣赏,既然两个年轻人在热恋,也不好背后说方平的坏话。半年后,姑娘的反馈意见传到老黄耳朵里了,恰好也印证了他对方平的看法。后来,听说他们散了,这使老黄也感到某种欣慰。他找到他的战友,说了心里话,幸亏没成……。

老黄本不打算重提此事,也不想参合方平的私事。可小伙子找上门儿了,还算诚恳,老黄就一五一十讲述了琳琳姑娘为何和他分手。

那是他们分手前的最后一次约会。方平请琳琳在一家不错的餐馆吃饭,正吃着,突然琳琳发现菜里有只苍蝇。方平一看,怒不可遏,大声吼叫,“服务员!服务员!这是什么屌菜,是人吃的吗?”服务员慌忙跑过来,连连道歉,并表示重做一盘。他仍不依不饶,“去,叫你们老板”。琳琳一再劝说,“好啦,好啦!”老板来了,他又对着老板的脸怒斥,又甩出一串不干不净的京骂。琳琳已经忍无可忍,“你能不能闭嘴?”那顿饭以后,琳琳就再没有见过方平。

老黄用低沉的声音,但毫不客气地一句一字,“小伙子,知道吗,琳琳说你什么?‘粗鲁,没修养。’你这毛病我早就看到了,但是,你们年轻人尾巴翘得很,碰不得,谁愿意得罪你们?”老黄的话正好戳到他的疼处,他想辩解,欲言又止,毕竟是来讨教的。

回去后,方平扪心自问,还真回过点儿味儿来。他改变了策略,转为时髦的网恋。其一大好处是,先不急于见面,在网上交谈,先把文雅谈吐形象竖立起来,免得当场说走嘴。

还真巧了,没多久,就在网上猎获了一位自认不错的对象。第一步,通过互传照片,双方都过关了。这时,方平在网上搜索大量的情书模板,精心研读,精彩、优雅、动人的段落直接贴在对话框里,传了过去。姑娘的心居然被感动得不能自拔,在她心目中,他简直是一位彬彬有礼,极有教养的谦谦君子。

几个月过后,姑娘便按捺不住砰砰的心跳,居然主动提出见面。

方平知道,时机成熟了。
……
方平把车开了出来,情不自禁的吹起了口哨,一踩油门,便驶向和姑娘约定的地点。很快,两人接上了头。姑娘穿的不算花哨,颜值也算上乘。上了车,两人似乎没有丝毫陌生感。

方平的车正在直行,突然,从左后方超出一辆车来,在方平的左前方稍微别了一下。方平一边躲闪,一边破口大骂,“操你姥姥!会不会开车!”他一踩油门,车子超过那辆车,然后,猛地一别,将那辆车逼停。方平气势汹汹地走到那辆车前,吼叫着,要那小子下来。方平,走上前去,抓住了对方衣领。对方个头也不小,也不是省油的灯。两人没有口水战,便噼噼啪啪地拳脚相加,上映了一场马路功夫片。厮杀了足有六七分钟,仍不分胜负。

车上的姑娘吓傻了,几乎崩溃,气急之下,拎起包,下了车,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向相反的方向驶去。

 

Last modified on Monday, 18 December 2017 07:26

Latest from Administrator

More in this category: « 杨玲 若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