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小说世界 张声凤
Monday, 18 December 2017 07:07

张声凤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张声凤

愿当父亲(外一篇)

娜拉是个漂亮的女大学生。

此刻她正独自坐在校园的树荫下,愁眉苦脸,时不时唉声叹气。这时一个男同学走来坐到她身边,轻轻地问:“这几天来,你为什么总是坐在这里发呆?有什么不如意的事呢?可以说出来给我听吗?或许可以帮你出主意。”娜拉望着眼前这个叫亚光的瘦小男生,像遇到救星般“哇”的一声哭出来,边哭边说:“我怀孕了……,要去打胎!”

亚光听了吓得跳起来,连声问:“真的吗?孩子的父亲是谁?现在在哪里?他不负责任吗?”娜拉仍然哭着说:“那个坏蛋知道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我已怀孕了两个月,必须要赶紧处理掉。”亚光想了想,劝告她:“小生命是无辜的,你千万别残害他,那真是罪孽呀!”娜拉摇着亚光的手:“怎么办哪?我唯有这条路,亚光,你要陪我去拿掉肚里的孩子,不然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我真是无脸见人!”

此刻的亚光陷入了沉思中,扼杀一个无辜的小生命,真是于心何忍,而且发生这样的事,娜拉的未来也完了,有什么两全其美的良策呢?亚光为难的低下头,不知如何主张好。刹那间,脑中灵光一闪,他毅然地对眼前的女生说:“我们结婚把,我愿意当孩子的父亲!”,娜拉听了吃了一惊,然后非常激动抱着亚光痛哭:“谢谢你,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知要如何报答你。”

亚光又说:“你怀孕了将近三个月,那么我们应尽快举行婚礼吧。”娜拉低头轻声道:“只能如此了。”

亚光望着她的面容像悲喜参半,便以温和的口气说:“那么明天带你去见我爸妈讨论婚事。”
第二天下午,亚光带娜拉来见父母,刚抵达他家,娜拉就在心中惊叹:好庞大的一座药厂,真想不到他的家庭如此富裕,可他平时的衣着形象,都丝毫没富家人子弟的形象……唉!未来不知是福还是祸?

亚光的父亲刚好在接洽生意,亚光就带娜拉到客厅和母亲见面,亚光向母亲介绍:“妈,这是我的爱人娜拉。”娜拉双手合拜行了个礼。

一会,亚光的母亲说:“亚光,你过去帮你爸。”转头母亲对娜拉开门见山说:“你为什么会爱上我这个瘦小的儿子,因为你长得太漂亮,会爱上我儿子我感到有些奇怪。你是否是爱他的财产?”娜拉深深在心中叹气:好厉害的母亲,好锐利的眼光,确实不简单啊。因此她故作镇定与装作若无其事般的回答:“妈,他外貌虽不扬,可他人格很高尚善良,是一个可以寄托终身的人。”娜拉再强调地说:“我真心爱他,至于家产吗,亚光从未提起,何况我是初次来这里。妈,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没杂念。”

母亲还是半信半疑,一会吩咐家人带娜拉到工厂周围参观,自己立刻走去办公室拉了亚光到房间问:“亚光,你坦白对我讲,你从未提过你有女朋友,为什么今天骤然带她来见爸妈?”亚光听后在心中叫苦:我当时为着同情娜拉和拯救小生命,竟忘了要如何给父母交代,现在要以什么借口来解释呢?只好随


口应付说:“妈,我和她读同班,我们已相爱好多年了,所以我们决定在这个假期结婚。”母亲听了惊骇地说:“什么?你们还没毕业,何必急着成婚?”亚光以无可奈何的声调在母亲耳边说:“妈,我们已经有肉体关系……她已经怀孕了!妈,我求求您成全我们吧!”

母亲听了大吃一惊,破口大骂:“你这个傻瓜真是聪明一世,懵懂一时,怎可做出这种先斩后奏的糊涂事?叫我如何跟你爸交待,你哥还没结婚,你这个老实鬼竟抢在先。”亚光满脸大汗:竟想不到事情会这么困难!便以哀求的语气说:“妈,我求求您高抬贵手答应我吧。”这时亚光的母亲望着儿子阵青阵白的脸,心中更是惊疑不定:老实的儿子怎么会给美色迷得如此地步呢?显然是被她灌了迷魂汤,里面一定别有内情。于是轻声对亚光说:“孩子,慢慢想办法吧!”但是母亲心中暗想:其中必有蹊跷。至于亚光也在心中想:恐有后患之忧。

母子俩不约而同地叹气:“唉……!”

 

叛逆女

一个中年男子神色慌张,匆忙地走进某女子公寓的办事处,对女主人文娟说:“亚嫂,我要来找巴妮,我接到你们的通知,说她没有缴房租是吗?”

“我不单汇了她房租钱,连学习电脑费用共有二万铢。为筹备这笔钱,我们千辛万苦日以继夜地拼命工作,这笔血汗钱得之不易。她竟没用来付房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低着头显得相当懊恼。

文娟以温和的口气说:“先生!这些女大学生都来自不同的生活背影,生为父母都抱着共同的愿望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故此他们都不辞劳顿省吃省用,送子女来曼谷的大学深造,可曼谷是个光怪陆离的大都市,生活费又昂贵,但只要子女有所需,家长总是有求必应,这是天下父母爱子女的真诚爱心,可一些做子女的偏偏不自爱,自毁前途,唉!真可惜。”

他立刻接着问“那巴妮她行为怎样?”文娟一时难于答复,因巴妮已从一个朴实的少女,变成一个行为放浪不羁的摩登女郎,仗着年轻貌美,天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到处招蜂引蝶,辜负了父母的一片苦心。文娟怕据实而说刺伤他的心,只好打内部电话叫巴妮下来。

巴妮下楼来看到父亲,不高兴地说:“爸来做什么?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

“巴妮,你没缴房租吗?二万铢妳是怎么花费完了?”他还是语气温和的问。

巴妮大声嚷起来:“你汇来的这点钱有什么了不起!我的其他的同学钱包是成叠的钞票,坐的是名贵的私家车!和她们比起来,我是太丢脸了!”

父亲听她说出这番话,气得几乎要昏倒,大声地命令道:“跟我回家!”巴妮冷笑着说:“你自己回去!”一转身,头也不回,直接跑上了楼。

中年男子气得浑身发抖,好半天说不出话。最后心灰意冷地对文娟说:“完了,我错了,早知她会如此堕落,当初真不应该让她来曼谷学习电脑!”

 

Last modified on Monday, 18 December 2017 07:23

Latest from Administrator

More in this category: « 阡陌 杨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