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小说世界 冯骋
Monday, 18 December 2017 07:18

冯骋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冯骋

套 坑

那天,孟浪看到小霞在微信晒出一条宣言:当每天一睁开眼,看到你和阳光都在,这就是我需要的生活。

于是两人在微信里对话:

“私定终身啦?也不向老师汇报”。

“嘿嘿,正要给你说哩。”

“到什么程度啦?订婚还是只同居?他是哪里人?干嘛的?”

“马来西亚华人,一米八五的帅哥,是一个金融投资公司的经理,只是同居,准备先去他家看看,再回我家去认亲戚。”

“祝贺你啦,终于有归宿,必须带回你家去看看。”

“他知道我家在乡下,他爷爷也是从广东的乡下逃难到马来西亚,后来通过苦拼才慢慢发家的。”

“那就好。”

小霞随即把几张照片传过来。

“帮我把把关,你不是会相面嘛。”

孟浪看了一会,把涌上来的小酸味压下去,想了想还是打出:“嗯,帅的,配得上你,带回中国对得起观众。但是他目光有点躲闪,和外表不相配,这种人心机深,你还是小心点吧。”
“嘿嘿,人家老爸是开工厂的老板,他自己在曼谷开宝马,


住高级公寓。我经常在他面前说起你,他说有机会一定要见见你,让我好好孝敬你这个恩师哩。”

“孝敬?把我说的那么老呀。找机会带他来让我看看,见到真人我号一下脉搏就知道他是啥人了。”

“一定!在见我父母之前先要过你这一关。”

半个月后小霞却开口和孟浪借三十万铢,理由是家里有非常急的事。

“你男朋友帮不了忙吗?”

“他家爸爸要把越南的工厂转让,价值十几亿泰币,在办各种手续,一时没有周转资金,下个月就全好了,他会给我一笔钱。这三十万我下个月保证还你。”

马来西亚人在泰国开金融公司,在越南转让工厂却用泰币换算,孟浪粗眉毛扭了起来。
“他家有十几亿的资产,连这点小钱都不给你,有点反常呀。”心里小小恶毒了一下:这傻丫头同居得有点亏。

“哎呀,我们只是在谈恋爱,还没结婚嘛,我怎么好意思和他要,我家的事情当然得我自己解决,不然以后他会看轻我的。”

也有道理,孟浪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别人看不起乡下人,于是不再多想,毫不犹豫就给小霞转了三十万。过后也有点别扭,这姑娘原本和自己差点擦出火花,后来又熄了,倒成了最知心的望年朋友。

她已和人同居,遇到困难却首先想到自己,我这算啥呀?唉,权当上辈子欠她的吧。
一个月后小霞找到孟浪,眼光躲闪着:“我男朋友家遇到麻烦了,工厂转让失败,他爸气得病倒了。所有的钱都拿不回来,你的钱我只能慢慢还了。他心里非常难过。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

小霞被孟浪直盯了几分钟,手都不知道要怎么摆放。

“我就问你一句话,你必须说实话:你借的钱不是给你家里。”

“是帮他借的!”头再也不敢抬起来。

“啥也别说啦!从现在开始,无论是他家爹要死,或者他家娘病倒了,你都不要再给他一分钱。知道了吗?”

“我也没钱给他啦。”

半个月以后,小霞带着哭腔给孟浪打电话:“我男朋友快要死了,我必须给他转五万铢,只求你一件事,我向她借钱的朋友打电话问你时,你就说是我家急需。”

“你要我帮你撒谎,就为了汇钱给一个骗子?想过没有,马来西亚的社会保障系统不会比泰国差呀。怎么会让一个年轻人在医院里等死!你脑袋没有被门夹坏吧?”

“他朋友都给我看视频了,真的躺在医院的急救室里,他们还问我要不要去看他最后一眼。但是我一时间办不了马来西亚的签证。”

“既然都这样了,你给他汇钱有意义吗?”

“他是我男朋友啊。我必须救他,就算是我上辈子欠他的吧。”

半年后,还账累得筋疲力尽的小霞又和孟浪见面。

“男朋友联系不到了吧?”

“你就别取笑我啦,不是说爱情使人眼瞎吗?”

“哼,还爱情!当初我已经说得非常明白了,你为什么还要往坑里扔钱?”

“我当时想到的是,他如果真死了,那我的钱不是就打水漂了嘛,把他救活还有拿回来的希望。”
孟浪举着酒杯停在半空,半天忘了喝。

2017年8月19日

Last modified on Monday, 18 December 2017 07:37

Latest from Administrator

More in this category: « 杨棹 刘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