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小说世界 小草
Monday, 18 December 2017 07:39

小草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小草

心理医生

室外风雨交加。林岚抱臂环胸地站在诊室窗前,皱着眉,凝视着雨水瀑布般顺着玻璃流下,视线里一片汪洋,仿佛自己被巨浪卷入海底。愤怒、伤心、失落、无助,让她感到无比痛苦和孤独。她无法再像以前一样镇定自如,对那些抑郁寡欢的心理病人循循善诱地进行心灵引导,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挺过这场精神劫难。

这位美国斯坦福大学心理系毕业的博士,松开双臂,用手掌在窗子玻璃上擦来擦去,想拨开激流,打开视野。显然无济于事。雨越下越大,玻璃上的水像奔腾的河流一样汹涌,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谁来医我?”恍惚中,她听到那个医生的自己在提醒那个精神接近崩溃的自己说:“要理智!要坚强!”可她毕竟不是圣人,只是一个心理医生。心理医生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一样无法忍受丈夫背叛,一样对盗窃她婚姻的闺蜜义愤填膺。

她悲催至极地感到,自己竟然完好地复制了一位患者的经历,其丈夫背地勾引她妹妹,致使对方怀孕,害得她离婚。沉重的精神打击令她对爱情和亲情都心灰意冷,觉得世上无人可信,甚至把同事的善意都当成居心叵测,于是自闭,抑郁,最后神经分裂。想到这儿,林岚不寒而栗,下意识地用右手掐了一下左手,再次告诫自己,决不能成为这次婚变的殉葬品。

林岚的老公南生是外科专家,他们在美国的一次国际中西医研讨会上巧遇。当时参会的华人不少,可是来自泰国说汉语的只有他们两位,相识后发现,其家父都是泰国商界头面人物,这让二人一见如故。会议期间,他们便出双入对,形影不离,会后,电波传情,进入热恋。三个月后,南生忍受不了对林岚的思念,专程飞抵加利福尼亚的帕罗奥图市去拥抱恋人。一年后,这对门当户对的金童玉女走进婚姻殿堂,新房是林父陪嫁的一栋别墅。林岚毕业后回到曼谷的温馨小家,同时被著名的A医院神经科聘用,真是婚姻称心,事业顺心。

时光荏苒,七年过去了,林岚生了一双儿女,活泼可爱。恰好两个孩子和表妹丽莎的女儿在同一家国际幼儿园。丽莎的父亲是西班牙商人,林家的最大客户,母亲是林岚的姑母。本来,林岚就很喜欢这个既漂亮,又聪明的表妹。这样一来,她们更亲密了。由于林岚上班较远,来不及赶回接孩子,所以丽莎每天都替她接孩子,先带到自己家,等林岚下班后再接回。三四年下来,她们比亲姐妹还亲,不分彼此。周末,她们还常常带着老公和孩子一起去郊游,其乐融融,乐此不彼。然而,一场车祸让她们反目成仇。

那是去年年初的事,丽莎的丈夫因疲劳驾驶,撞到高速公路的隔离墩上,车毁身亡。林岚一直陪着痛不欲生的表妹熬过那段撕心裂肺的日子,并有效地进行心理疏导,使丽莎渐渐地接受了现实,走出痛苦的阴影。考虑到丽莎毕业于玛希隆大学,婚前曾是一名麻醉师。南生介绍她进入他所在那家医院,重操旧业。没成想,就是这份工作,让南生和丽莎成了情人,而林岚则完全蒙在鼓里。

起初,林岚很体贴丽莎,考虑到手术室的工作太忙,她尽

量安排好自己接待患者的时间,与此前丽莎帮她一样,担起接两家孩子的任务,每晚等丽莎来家里接她的女儿。后来她发现,丽莎有时坐南生的车回来,并撒娇地要求南生送她们娘俩回家。林岚很不舒服,有种被挑衅的感觉。再后来,他们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直到有一天,丽莎很晚都没来接孩子,南生也没回家,两人手机又都关机,她这才意识到事态严重。七年之痒的男人和寂寞孤独的寡妇,……看着身边丽女儿那张熟睡的小脸,一种耻辱感涌上心头,明明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她怒不可遏。

雨停了,林岚的思绪却越走越远……

突然,传来敲门声,患者如约而至。

林岚转身招呼患者坐下,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为这个患者准备的治疗方案。她极力地搜索着记忆,模模糊糊地看到一位久违的好友坐在面前,便敞开心扉向其倾述起来。患者越听越兴奋,感到句句贴心。

Latest from Administrator

More in this category: « 刘舟 王志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