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小说世界 洪玲
Monday, 18 December 2017 07:42

洪玲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洪玲

爷爷不曾忘你

每年的十一月,我们城府,为了团结友爱气氛,为了本府经济繁荣,大家协力举办了传统欢庆节日。

节日将近,老爸深邃而忧伤的眸子,时不时盯着旺洛的照片,我颇感难受劝解:“爸爸,已经过了十多年,别那么过意不了。”老爸坚决道:“只要爸还在,绝不放弃寻找孙儿!”面对旺洛的照片老爸甚辛酸道:“孙儿啊,如今照片虽模糊,可爷爷不曾忘记你,爷爷好想你啦!”

老爸此照面,令我甚酸楚,当年我早出晚归,老爸对头胎孙儿,殷切关照。从孩子诞生起,老爸一直爱护照顾,老爸的抱负,让我忽略了妈妈应有的责任。那天是传统的欢庆节日,家家户户携小带大到街上欢庆。在拥挤的人潮,老爸负责带四岁的孙儿,我和丈夫抱着一岁的女儿。在混乱人海中,我和老爸冲散。当找到老爸时,他神情慌张,语音颤抖,气喘嘘嘘说:“楚集,不好……不好了……旺洛出事……出事了!”我的心蹦蹦跳:“爸爸,您冷静点,究竟发生什么?”爸爸克制惊慌说:“爸刚进厕所解便,再转头,却不见旺洛,爸该死,爸该死!”全家人悲伤欲绝到处寻找。好几年过去,仍没有旺洛的音讯。

从此老爸抱憾过日,特别是每年的节日,老爸一定拿旺洛的宝贵照片掛在胸脯,到处询问孙儿的下落。爷爷和孙儿情感至深,每天要上学时,爷孙两不忘互相亲热一下,下午回家,活泼的旺络冲着爷爷嘻笑讨好,且爷爷爷爷的叫个不停,为了孙儿的成长,爷爷不曾忘把好的送给孙儿,可惜的是好日不长啊!

节日早晨,老爸草草吃了早餐,刚要出门。我赶紧拦着:“爸爸,等一下我们一起去吧。”

“不用了,你先忙你的,爸爸先去看看场面。”

老爸迫切寻孙,几乎忘记衰老,忘记躯体的酸痛与疾病。这一天老爸显得神气焕发,我反而忧心,怕老爸经不起失望的折磨。

十点左右,我和丈夫到达场面,热闹非凡。我们饶了一大圈,才见到老爸,丈夫想代替老爸寻找孩子。老爸婉言拒绝:“你们多照顾小妹,爸还行。”

中午过去,天气炎热,老爸脸色黯然,静默吃了午餐后,又脚不停蹄地淹没在人群中。我和女儿,在凉亭里歇息,丈夫配合老爸打听旺洛情况。一阵子,另一边的凉亭,骤然人群蜂拥,我心里甚焦虑,那边是什么状况?是否老爸出事?

我拉着女儿一步两步走去,靠近凉亭时,听见人们叫嚷:“有老人昏倒,快救救啊!”围观的人又议论纷纷:“唉,老人一直寻找丢失的孙儿,好可怜!”“孩子的爸妈呢?为何让老人独自担负。”我如被掴了一巴掌,脸红耳赤迅速穿过人群:“对不起,病人是我老爸,请让开路点。”面对床上苍白憔悴的脸,心里既愧疚又酸楚,幸好老爸呼吸还平稳,紧绷的心才松开点,于是拿驱风油擦擦老爸的额头和颈部,且把老爸的衣衫松开。

一下子,又有人说:“各位亲友,我是救护员,请给病人一个舒畅的空间吧。”人们逐渐散开后,进来一位年青救护员,他帮老爸测量血压,罩氧气,又对我说:“阿姨,别太忧虑,

爷爷身体虚弱,加上天气闷热,导致昏倒。”年轻人看了旺洛的照片和寻人启事,显露神气哀伤。霎时,出人意料的是,他在老爸的耳边说:“爷爷,爷爷,您睁眼看看,旺洛回来见您了。”我目瞪口呆盯着他,莫非是我的旺洛?

他柔和的语音甚灵验,让老爸微微睁眼,老爸的手抚摸着年青救护员,嘴角微露笑意,同时眼角渗满泪花。

救护员暖和的手牵我到一角,亲切说:“阿姨,对不起,我是一位志愿者,爷爷病情来自心里的结,我们好好商量,要怎样处理此事,需要那方面协助,尽量给爷爷完成心愿。”

正聊得投机,又听到:“旺洛你过来,我们回家吧,看爷爷帮你装饰的房,你需要增添什么家具,我们一起去买。”我和救护员愣愣转头,老爸笑逐颜开坐在病床上。

Latest from Administrator

More in this category: « 王志远 诗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