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散文天地 吴静敏
Monday, 18 December 2017 08:22

吴静敏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Rate this item
(0 votes)

吴静敏

我第一位思想启蒙者

——谢国华学长

年纪越大、越老,记忆越差,唯有怀念恩师的情怀越来越浓。

十三岁那年,我万幸有机会到方大姐的私塾读中文。私塾里有二十多位学员,分为初中、高小及初小,每天傍晚,学生们陆陆续续地从私塾里进进出出。

国华兄读高中班,他比我大四岁,体格健壮、肤色赤黑,戴一副近视眼镜,文质彬彬,谈吐和蔼可亲,一笑两眼瞇成一条直线,令人敬慕。国华兄出身家境贫寒,是一位骑脚踏车送饼干的工人。

他每天总比其他同学先到私塾,帮助老师辅导成绩差的同学,温习功课。我是一年级插班生,上半本的课文都没读过,国华兄便为我补课,使我能赶得上进度。

那时候我的学习精神如沐浴在春风里,朝气暖流,无时不在我心中荡漾。

时光飞快地过去了,我在国华兄的辅导下,顺利地考上初中班,且学会看浅易的散文和故事书。国华兄经常给我们几个同学带来名人故事书如《刘胡兰》、《钢铁是怎样练成的》等。

一天,国华兄问我有兴趣学算盘和做账吗?我不加以思索地回答“喜欢”。其实做账这个名词,根本就不在我脑子里出现过。但是,心里想着:国华兄介绍的,一定是有益处的。

焉知,国华兄说要教我们“作账”只是一个探示。原本是以“作账”为幌子,真正的是要教我们走上为人民服务的道路。

每星期日晚和一位学姐及一位学兄,同到国华兄的宿舍去上课。没采用课本,用国华兄手抄的讲义——《青年修养》,国华兄导读,讲解很认真。内容教导我们应该做一个对社会有责任感的青年,生活朴实、劝奋向学、自觉自爱。

经过学习,读革命书,知道了该怎样做一个进步的青年。于是,我开始有了人生的目标。我把过去一些庸俗的爱好丢在脑后,心中充满着为劳苦大众做事的激情。那时,我已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了。这段时间,可说是我人生一个大转折点。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当时我的家住在曼谷市中心,社会风气很不好,吃、喝、赌、嫖的人,什么都有,且家的附近是红灯区,每天都会看到那些花枝招蝶的女子与一些不正经的人物,招摇过闹市。更甚的是我家附近有一户人家做招引男人的生意,她的女儿到我家来玩时,我母亲都不欢迎她,并嘱我不要跟她做朋友。

自从我得到国华兄的思想指导后,脑子里总想着要怎样帮她们走上光明正道。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很多青少年回祖国求学,我也很希望能成为其中的一员。然而,二哥也想回祖国升学,我只得让他先走。谁知二哥去的那年是最后的一艘船了。从此,中泰往来中断了。可是,国华兄仍然孜孜不倦地领导着青少年学习进步思想的工作。

我和几位朋友到贫民区组织儿童学习中文,目的是指导他们走上正确的道路,也经常去探望年迈孤独的老人。那时候,

我们这批青年朋友,格外友爱,每每交上家境越贫穷的朋友,越有光荣感。大家在一起时,谈的是理想、抱负,没有一句废话,就是孤男寡女独在一起时,也一派正经,一点邪念都没有。大家只有朝向一个坚定的目标——做一个先进的青年。

偏僻乡村缺乏中文教师,我被分配到泰国东北高原“武哩喃府”的中华学校当助教工作。我肩负这使命时,全部精神投入。我能在教学相长的氛围中,感受到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的浩瀚,那时我是生活在幸福中。

当时,如果没有国华兄的教导,没有他那种牺牲的精神带领我走上光明大道,我哪有今天的幸福呢!我深深地感恩国华兄的思想启蒙。

悲哀的是,在一九九一年,国华兄因心脏病猝发离世,享年五十七岁。

我现在人已在夕阳中,六十多年前的往事,仍然历历在目。

我怀念国华兄助人的精神,怀念着激情澎湃为真理而奋斗的大伙儿,更怀念那个人助人的年代!

Latest from Administrator

More in this category: « 杨美英 苦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