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各家文選 司馬攻著《近鄉情更怯》 真的我不想走

真的我不想走

Rate this item
(0 votes)

五年前的一个早晨,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用颇为纯正但带着洋腔华语说:"你是司马攻?我叫李沙娃,捷克斯洛伐克科学院东方研究所中文系教授。前两天我从新加坡来泰国,新加坡的骆明先生告诉我,到曼谷就找司马攻……"

李沙哇很想和泰华的作者见见面,她表示要拜访泰国华文作家协会。

我马上挂几个电话给能够赶到泰华作协的文友,让他们到作协等李沙娃。

我驾车到酒店去接李沙娃。

高高的李沙娃,一脸秀气,黄金色的头发披在肩上,她见到我兴奋地说:"真高兴见到你,来曼谷两天了,给你挂过二、三次电话,都找不到你,今天下午六点我就要到香港去了……"

到了作协,已是下午一点,我介绍几位文友跟她认识,于是大家便聊起来。我倒一杯茶给她,她好像有点口渴,茶一到手便喝:"哦,这茶好香呀,我在北京住了三年,有时也喝喝茶,可没喝过这样的,这么香的茶。"

李沙娃是捷克某大学中文系的学生,大学毕业后到北京留学,三年后回到捷克,在捷克斯洛伐克科学院当教授。这一次她是特地来东南亚各国旅游,同时也考察东南亚各国的华教和华文文学。

直率且健谈的李沙娃,使这次会谈没有冷场,大家一见如故,没有陌生感。

当李沙娃知道泰华作者这几年出了不少书。她很羡慕,她站起来走向书橱,选出几本泰华作者的书,连翻带读,不想释手,我对她说:"这些书你想要,就送给你。"

"这太好啦。"李沙娃选了三、四本泰华作者的书。她走回沙发继续和我们交谈。十分钟后,抬起手来看腕上手表:"差不多啦,我要走了。"她停了一停:"啊,可以再逗留一会儿吧,六点的飞机……"

李沙娃又走向书橱:"我可以多拿几本书吗?"

"可以……"几位朋友不约而同的答。

我重新倒一杯茶给李沙娃。

刚才她赞赏"这茶好香"不是客套。一大杯"铁观音"她连连喝了几口,便喝完了。因此,我再倒一杯"好茶"送给"知味"的人。

李沙娃一边喝茶一边看表:"三点半啦!我要走了……可我不想走哦。"

我心中不愿她走,又怕误了她的班机,也就不开口留她。

李沙娃说走不走,又和我们谈了片刻,在交谈中她多次提起:"这里太好,我不想走。"

将近四点,李沙娃佒佒地站了起来:"我该走了。"

她依依不舍的走出作协。

站在作协门口,李沙娃凝视着我们,低声说:"真的,我不想走。"

"真的,我不想走。"这句话发自李沙娃的内心深处。我相信这是她的真心话,她真的不想走。

不想走的无可奈何地走了,这是一个很短暂的突然而来的文学缘。这个缘虽然不是结得怎么深,但我总不忘怀。

"真的,我不想走。"是一句诗,不,是一首很长、很长的诗,它深深地藏在我的心中。

×××             ×××            ×××

聚散匆匆,人生就是这样。"真的,我不想走"的不只是李沙娃一个人吧。

在很多场合中,朋友们相聚,分手时从一些眼神中可以看到他们内心正涨着"我不想走"的心潮。

我也何曾没有这个冲动!多少次与朋友握别,多少次我几乎将深埋在心中的"真的,我不想走,"吐出来。

1998年6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