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各家文選 司馬攻著《近鄉情更怯》 领异标新二月花

领异标新二月花

Rate this item
(0 votes)

在我书桌上有一竹雕笔筒,筒上以浮雕技法刻着一块怪石,石后有修竹三竿,竹叶肃疏。另刻有"自然淡淡疏疏,何必重重叠叠。"

这是仿郑板桥的竹石图及其诗句,这个笔筒虽算不上是古董,但我爱它本身是个竹,雕的是竹,题词也有关于竹。

中国爱竹,苏东坡爱竹,他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

潮州人爱竹,除了竹能脱俗之外,潮州音竹与德同音。有竹便是有德。种竹就是种德。

我喜爱这个竹雕笔筒,,并没有将它和德联在一起,我爱的是:"自然淡淡疏疏,何必重重叠叠。"我将这两句作为座右铭,文学创作的一个法则。

郑板桥有一幅对联:"削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

一个作家除了自己的作品要创新,有时也要在文坛上大胆领先。

任你东西南北风

"三绝诗书画,一官归去来",是李啸材赠给郑板桥的一副对联。短短十个字将郑板桥的一生作个概括。

郑板桥是一位具有绝世才华的学者,他不与世俗社会妥协,因此仕途不得志,做了十二年官,成就不多,结怨倒是不少。终于不待上峰下命罢其职,就自行辞官归故里去了。

郑板桥不但诗书画三绝,他的"尺牍"和"判词"也很有特色。但是郑板桥对于"出书"非常严谨、慎重,他在《板桥尺牍自序》中说:"板桥之尺牍,不是古文,不是今文。要说便说,随意写来……历年既久,共有百数十通……春光无事,重行抄成一本,藏之家中,使将来子孙看看。不欲刻也。《板桥家书》刻成二年前,见者都说不好。《家书》不好,《尺牍》未必会好,不如省下刻书钱去买酒吃"。

并不是穷至连刻的钱也没有,只要郑板桥挥毫写几个字或画几笔画,就可得到很丰厚的笔资。板桥的不刻《尺牍》以传世,是他的自知、自足,同时认为他的尺牍比不上诗书画,手抄一本留与子孙便够了。

好的作品往往不会湮没,郑板桥不刻尺牍,但后人将他的尺牍结集出版。

《郑板桥尺牍》中有一篇《范县衙斋答李梦材》,信中提及有关润笔等事。

郑板桥之友李梦材来书,要求郑板桥为一名叫琅琊氏的大富翁画一幅竹。板桥不答应,并回信讽刺琅琊氏为富不仁。

"琅琊氏如此多財,如此阔大,板桥未曾下笔,早将魂灵儿吓飞九霄之外矣。我闻琅琊氏富而悭吝,所行不义。平日与穷人、乞丐面上,虽一文之施,亦不轻与,拔一毛叫痛半日……琅琊氏多财,板桥早已知之,琅琊氏好画,板桥今日才晓……写了几幅纸,不曾说明一个道理,到底画与不画?曰:怕他钱多,不画不画。"

琅琊氏为富不仁,又要附庸风雅,以为钱可通神,怎料碰到了硬骨头,千金难买板桥竹,这位李梦材也对板桥了解不深,讨了一场没趣。

郑板桥画竹很有个性,是绝中之绝。他有题《石竹》诗一首:"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你东西南北风。"

借竹叙怀,托物明志,这首《石竹》诗是千古佳作。"三绝诗书画",郑板桥当之无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