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泰華文學五十六期 诗十二首

诗十二首


湄河里鸟歌水笑风欢
于是,蕉风椰影的中心
东坡的一杯柠檬茶在下午醒来了
(诗外:苏东坡从京城流放到了海南,又从海南流放到了湄南河。)
(注:《柠檬茶的下午》为岭南人之散文诗名篇。)

猫诗人
──赠林焕彰
写诗的猫
玩猫的诗
鱼和猫
成了诗的亲家
月月月中
猫,抓捕月亮
(诗外:月球的地表,坑坑洼洼;那是猫的爪印。)

老 牛
──赠曾心
金风吹熟了秋收
你还在田里拉犁
萤火虫舞动的夜晚
你在栏里默默地反刍
任,月落
任,日出
(诗外:牛在反刍的时候,悟了,勤劳老实脚踏实地才能修成正果。)

牧白云
我要牧羊,蓝天里的羊
心是鞭子
不要往北走,北方有暴风雪
不要往西走,西边有雷电
天上没有围栏
羊不听话
(诗外:每当我系上领带的时候,我总喜欢看天问天,那些白云为什么不系领带不穿西装,就可以出门?就可以去开会赴宴了?)

清明
三柱怀念
黄土和茅草烟没的故事
随三月
返青了
(诗外:青蛙冬眠,草木也冬眠。灵魂也需要冬眠吗?故事也需要冬眠吗?)

武大郎
你活在故事中已千年
不因为你个子矮
影子就短
太阳老了的时候
你长大的速度
让月亮吃惊
(诗外:武松走极高,武大郎走极低,他们都可以走红,命乎时乎?)

卖花小女孩
走动在十字路红灯前车阵中
花涂口红,你没涂
花,穿新衣,你穿旧衣
好不容易卖出一串花
灯就不高兴了
瞪着绿绿的大眼
(诗外:除了十字路口的红黄绿灯外,你也是一盏灯;孩子!如果杜甫还在的话,你会像只蝴蝶飞在鲜花中了。)


白天,被太阳的剑刺伤
晚上,又被月亮毁约
梦里也是一片狗的惊慌叫声
后来,三月都戴假面具了
后来,岁月也陌生了
风哭了,呜呜地哭
(诗外:风喜欢哭,即使跟鸟赛跑,跟马赛跑,赢得了冠军,风还是一路地哭。是因为风无家可归吗?)

蜗牛
不须想家,家就在背上
不别再回首,家就在背上
醒着就写字
写家以外所有哲人的字
不用开天窗
我照样可以说明晃晃的话
(诗外:蜗牛写什么字呢?虽是篆体,但还是读得出来的;家虽重,但千万不可离家出走。)

海滩寻梦
墨绿的的风和我
不会在海的鬓边
寻找白发,不会
也是这样的沙滩
也是这样的夏日午后
海偷走了我的脚印
(诗外:许多许多年以后,在城市中的一枚贝壳里,我发现里面有我遗失的脚印。)

椰林‧海浪
绿色的风
融化了被火烧过的阳光
椰子的乳房丰丰满满
汁液干干净净清清甜甜
无忧无虑的日子里
白了头发的海为何还在日夜唠叨
(诗外:人们都说海很伟大。可是可是,连一条小小的鱼,海都不能感化它;海水是咸的,鱼却是淡的,真正伟大的,应该是鱼。)

夜饮
走进醉乡
酒杯里的风暴
让我一整天的忙更忙了
多想
隐居山间
听唱过许多春天的鸟唱歌
(诗外:无法隐居山间的我,想出了一个变通的方法,去山中捉鸟回来在家里养。可是,鸟们却不唱歌,整天在吱吱喳喳,仿佛在讲我的坏话。)

2010年7月于泰京听雨草堂

Last modified on Thursday, 18 August 2011 1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