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各家文選 劍曹著《三餘集》

劍曹著《三餘集》

一般的人都喜歡人家對他的讚賞。因此也就有不少人“投其所好”,一見面就說“好聽話”。見到商人說﹕“哇!還是你的生意好,大賺啦!恭喜、恭喜。”見到一位七十多歲,看上去要八十多歲的老者,就說:“你今年多少歲啦﹖有六十五吧!”如果碰到的是女的,就要再給她多減幾歲,最後還加上:

近幾年來,我經常經過九世王大橋。從吞武里那邊登橋.車到橋中央看到一棟棟的高樓大廈拔地而起,從西到東在曼谷境內錯落。下午三、四點時分,太陽光斜照在各種形式的建築物上,給這些指著青天的大廈塗上一層明媚耀眼的光彩。多麼美麗的圖景啊。“泰國將成為亞洲新四小龍”已被大多數人“公認”。

寫了二十多篇《三餘暇筆》,有幾位朋友問我﹕“你近來寫的一些三餘,其中有些文章說的是誰﹖是否針對某些人的作風而寫的﹖”我搖頭苦笑。不答也不解釋。其實早在十二年前,我就開始寫短小雜文,當時在新中原報的新半島,十多位文友共同經營《冷熱篇》專欄。我寫了近二百篇雜文,

官和賊,如果以地位來比,那是天淵之別。因為做官的都是堂堂皇皇地在公堂上端坐,而做賊的往往帶著腳鐐手扣成為階下囚。不過以“經濟”方面著眼,做官要錢,做賊也是為了錢。不少官和賊成為同行。“三年清知縣,十萬雪花銀”,總算為官清白,但也滿載而歸。官和賊的要錢方法不同,

清人梁晉竹的《兩盤秋雨盦隨筆》,其中記載江邦申的一則《四忌銘》﹕“著書忌早,處事忌擾,立朝忌巧,居室忌好。”梁晉竹對《四忌銘》下了四字按語﹕“旨哉!斯言。”看來梁晉竹是非常賞識江邦申所提出的四忌。古人對於著書都很慎重。認為“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因此“著書忌早”。

【法新社北京八月十七日電】 亞洲地區的華人今天紛紛舉行了各種示威活動,抗議印尼暴徒對華人犯下的滔天罪行。中國北京大學生今天前往印尼駐中國大使館抗議印尼暴徒在今年五月的暴亂對華人施暴……在馬尼拉,今天有逾千華人前往印尼使館抗議。在泰國曼谷,泰國華人團體發表聲明譴責印尼暴徒的暴行。

近幾年來撰編“名人大辭典”蔚然成風,一些業餘“撰家”也投入這項熱門“作業”。其實中國歷來都有近似人名大辭典之類的典籍。被人稱之為正史的二十五史,其編制大體分為《本記》(或《帝記》)、《志》、《列傳》。二十五史中編幅最多的是《列傳》,《列傳》羅列當朝那些著名人物的傳記。

中國早期出任各友好國家的全權大使都是很有學識、有經驗的知名人士。印度尼西亞是較早與中國建立外交關係的國家。中國首任駐印度尼西亞全權大使王任叔是一位著名學者、作家。王任叔筆名巴人,浙江奉化人,1923年加入文學研究會,出版了新詩集《情詩》。曾任《譯報》、《大家談》、《申報》等

中國是禮義之邦,中國人成為禮義之民,處處表現出彬彬有禮。在許多許多禮儀中,“勸”也屬於一種禮節。賓主見面,歡聚一堂,主人奉手請坐,客人不好意思先坐。主人便勤勤勸坐。於是,三請、四勸的推客人上坐。同席吃飯,主人先行舉杯說﹕請、請、請,繼著就勸酒、勸菜。不考慮客人會不會飲酒,

潮州方言中有“活頭”這個詞,潮州人經常說﹕“此人真活頭”。頭會活,就是頭腦靈活,我想不是潮州人,對於“活頭”這個詞多少也能意會吧。不過頭腦機警、靈活是個褒詞,而“活頭”這二個字的含意是貶多於褒。動物中頭部活動特別活的有﹕龜、蛇、蚯蚓等,這些活頭動物,牠們的頭不單活,而且有點滑。

四十三集的電視連續劇《水滸傳》的播出,是又一次古典的轟動。我是《水滸》迷,我第一次讀小說,讀的就是《水滸傳》。這部小說把我引入書海中去,也是我進入文學之門的一把鑰匙。《水滸傳》有多種版本,都以回數多寡來分,主要有六種。簡本三種:百十回本,此本和《三國演義》合刻,稱為《英雄譜》。

潮州人對於死者有一套特有的祭喪儀式。這套由和尚以及吹鼓手組合的班子,由幾場打醮、拜懺串成的儀式,潮州人稱作“功德”。文化這個詞有幾種解釋,其中一條是﹕“人類在社會歷史發展過程中所創造的物質財富和精神財富的總和。特指精神財富方面,文化包括文學、藝術、教育、科學等。”

Page 1 of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