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泰華文學五十九期

泰華文學五十九期

明嘉庆年间,沿海一带倭寇肆虐,一些奸民也加入其组织。
一天,倭寇又来镇里劫掠。几个妇女逃进紫云庵。
十几个倭寇进入庵来。一尼姑手握念珠,闭眼诵经,倭寇大声叫骂:“臭尼姑,死在临头还在唱曲。

珍珍与娇娇是闺中密友,私下,爱说一些桃色密闻。
一天夜里,娇娇的手机铃响,是珍珍神秘兮兮的声音:“娇娇,昨天我看见你姐夫与一妖精在摩天餐厅晚餐,特亲热,像一对恋人。

月明如水,深夜的博物院一片死寂。
春秋馆内,死寂中忽爆出一声狂笑:“郡主!您也有今日啊!躺在大庭广众间丢人现眼。”
玻璃长箱里的那具少女骷髅气得一骨碌坐起来,却碰着玻璃又躺下了。

偷得人生半日闲,三兄、四兄、蚁姐姐、林妹妹在大家乐一起品尝泡沫咖啡,天南地北侃大山……
林妹妹表示,退休后不甘寂寞,她要开一间东南亚特色的咖啡厅,圆自己一个梦。
三兄的肚子里,满满的尽是锦囊。

许红毛与林李娜两人同在三A公司工作。一个管财务,一个管账务,两人因职责相关,近水楼台,恋爱成熟。
许红毛择了一个吉日,请了在社会颇有地位的侨领许福财同到林府讨亲。

横小巷头这家有一只养不驯的狗,丁伯的公司就在这家斜对面,数年来日日见面,它还是每见到丁伯经过门前就狂吠。
这天早上,丁伯要到公司,刚进入小巷内,不料这天那畜生被放出来小巷拉撒,

航机在曼谷机场降落,我们这一批刚从学校毕业的小伙子,终于到达久已仰名的东南亚佛国首都,接下去有一周时间参观游览。
旅游车驶上高速公路,俯瞰桥下蛛网般的公路, 密集的汽车群,小林对我说:“你看,观此景象

年过花甲的李森,为生活而奔波,今天是政府规定的假日,偷闲到朋友家坐谈品茶。
“如果你不严管,放任你的新科来搔扰我们的莉萨,若有孕起来,你要负责。”女人的吵架声。
“无办法,是你的莉萨来引诱新科的。”

“欢迎欢迎”,中国某市市委王书记伸出右手。
台湾商业考察团王乙团长同时也伸出右手──只有三根指头,只是捏住。有点尴尬。王团长解释在守金门时被炮弹毁了。他年青时被胡琏兵团拉夫充军到金门。

曼仑滴寺的住持想建一座佛塔,久久不能如愿。一个穿着素装的信徒说:“我想想办法。”
一天,寺里的一尊十九寸宽的古佛失窃了。一个星期后,有人在寺旁的菩提树下, 拣到一包东西,里面有一尊古佛,并夹着一张纸条:

公交车上,乘客拥挤,小偷和性变态者乘机上下其手。事主发觉大呼捉贼,小偷乘乱溜走;性变态者着慌,正想逃逸,有人高喊“是他”,可怜他不容分辩,被乘客拳打脚踢一顿。遍体鳞伤的他,又被众人簇拥至警署。

他十万火急开车向前冲,心老早已飞去了。可马路车辆太多,汽车不能与他的心一起飞去。他左闯右突,一有空隙就加速马力!
突然,冒出一辆车与他争路。他火了, 大骂对方是王八蛋!“碰!”争路的车猛撞上他的车尾,

Page 1 of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