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泰華文學六十期

泰華文學六十期

白舒榮(中國)終於把祖宗的文化烙在身上了 ──讀《歸雁─東南亞華文女作家選集》
蒙慧琴學姐和婷婷文友青睞,囑我為她們新主編的《歸雁──東南亞華文女作家選集》寫點文字。接到她們的信之時,我正埋頭趕寫一本待交的書稿。

趙朕(中國)父女馳騁並齊驅 ── 談泰國作家老羊和楊玲的文學創作印象
蜚聲泰國華文文壇的老羊是一位資深編輯和作家。他本名楊乾,1924年出生于泰國,自幼在新加坡讀書,後進入香港大學深造。

曹丙燕(中國)淺談曾心的小詩與小詩的中國風格
小詩作為新詩史上一種重要的詩歌形態,興起並流行於20世紀20年代,百年新詩幾經興衰起落,小詩也經歷了興盛──衰落──復興的曲折道路, 尤其是從詩歌日益邊緣化的90年代開始,

鄭若瑟 一槌解仇,一語結緣
小時候感到奇怪不解,老五山嬸比她的兒子還少幾歲,怎麼她自身尚未出生卻產了兒子。
長大了便不會覺得奇。
老五山叔身材魁梧,身高不低於一百八十公分,

莫凡 — 密探
娃妮養了一隻鸚鵡,名叫"大雄"。它聰明絕頂,不管是人還是其他動物的聲音,只要給它聽到,它都能很快就模仿起來。
一天,娃妮因業務所需,要到外府(省)去,

詩雨 報恩(外一篇)
詩里實打自十二歲便由佛寺老住持收留撫養,人老實也勤勞甚得老住持的喜歡。詩里實在佛寺里勤勤懇懇,把佛寺里里外外打掃得乾乾淨淨,到佛寺來燒香添汶善信無不稱贊他是位好男孩……。

認識你的那一年,你13歲,我14歲。
初見你,就如《紅樓夢》里賈寶玉初見林黛玉時的感覺:"這個妹妹我見過!"那時我就想,你就是我永遠的女孩!如果一個十四歲的男孩子也懂得愛情的話,我想那就是一見鐘情了。

早上,我讀了一篇《我的女孩》的文章,深為多情真情純情的男孩感動,同時,驟雨似的幸福打在我歡心的淚滴里!
愛是人生中一首永遠也唱不完的戀歌!此時此刻,我正在聽周華健與齊豫對唱情歌《天下有情人》:

自從脊椎骨壓中樞神經線之後,服盡中西良藥,形同水澆石頭,毫無反應,有的是加深惡化。設若有人介紹咸菜葉包貓屎脯服後能夠康復,我會毫不猶豫地照吃不誤。
為了傷病的苦擾,三幾年來的日常生活完全

晚十一時,阿英回到家,一進門,未睡眠的媽媽即向她開砲:
"又是這麼晚才回家?"
"朋友約去吃飯。"
"天天都晚歸,不是公司加班,就是有應酬,

我友X君,一家集團派駐中國老總。總部設在深圳。常在曼谷、深圳、上海間,飛來飛去。深圳築一新窩。身邊,常有美女團繞他走動。他說,在中國,紅人身邊,誰無美女的身影。
一天夜里,從上海飛回深圳,不通知接機。

她想打胎,但又不知要到哪里去動手術?畢竟她是一個未到法定年齡的女孩!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終於把孩子生下來了。她不只一次想把孩子丟捨在人煙較稀的角落里,但又不忍心。

Page 1 of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