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参加曼德勒第十六届亚细安华文文艺营
Wednesday, 27 February 2019 08:26

林太深 1000 故鄉、家門前的那條小路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林太深

故乡、家门前的那条小路

想带妻儿返乡谒祖,此愿久矣。今乘儿女有暇,完此心愿,更兼乡间林氏宗祠重修峻工大典也择吉于冬至日举行,躬逢盛会,届耄耋之年,也是人生一乐。


据花园林氏族谱载:花园林氏宗祠系1935年由家父与数位乡间族长乡贤倡建,林氏族亲响应而成。历经八十余年岁月已显老态,经改革开放,村民虽无大富,大家出得起钱,这也是修祠的物质基础。


族谱载:我家属于花园村林氏家族六房内,居住格局,属于那种少外向而多聚居,对外通道不多,在对外通道中,面对马路的有一个闸门,后为方便计,闸门改为开关的门,大概是,进攻性的敌人减少了。


出了闸门,便是条乡间小路,行约百米,有明代小吏由贝灰夯成的坟墓,整个裸露在外,有人试着用铁锤敲打,不损分毫,乡人又有不妄动人家祖坟之德,因此便只好让它留着,反正不碍人家什么事,这样,这块我们都叫“灰龟暴”的明代古坟便任之由之地存在着直至解放后。


解放后,由于凤山军营扩建军路需要,挡路者摧,“灰龟暴”当然也荡然无存。这次,再也寻不着那条乡间小路了。
虽然寻不着,它依然存在我心中。


这条小路,印记着我稚嫩的脚丫,从挽着大人的手,到独力步上学堂。
这条小路,随着我咿呀学语,到师塾先生要我背诵的白话文:“同胞呀,你看那勇敢的壮士们,还在东北长城一带,拼命杀敌。他们为的什么呢?为的救国家,收失地,给我们民族谋幸福,也就是不愿意做亡国奴也。”少不更事的我,也懂得什么叫亡国奴,不愿做亡国奴。


这条小路,将我送上县城,一级级爬上金山顶,他们说:这是考秀才。
他们说:我考上秀才啦!
物换星移,又到了考高中时分。


这条路告诉我,家庭成份跟地主沾边的子女是难以入学的。当天梦中,我看到有个和尚模样的人指着禾苗对我说:“挪而后活”。醒来后,一经琢磨,我懂了人和禾一样,分株移植,一株稻穗,能结六百棵稻粒,要不移,就会少结许多,物如此,人何曾不如此?


发榜第二天,我便搭上赴广州的长途公共汽车,目标:广东省久负盛名的广雅中学。


从这条路出发,我远走高飞,从县城至省城,经过一年准备,终于如愿以偿,考上了这个当年张之洞为培养两广贵族子弟而奏请慈禧太后批准的广博雅正学堂。


岁月匆匆,离开乡间小路寄居省城已十年,好些事已渐趋淡忘,但故乡的那条小路却越来越清晰,有一天梦里梦见,更甚至板起脸孔教训我:“行也,怀与安,实败名,尔父汝祖,就从这条小路跨出了‘过番’第一步,尔有此胆略乎!”
故乡的那条小路,让我作出人生轨道的第二次选择。


如今,故乡的那条小路虽不存在,但依旧常留我心中,它像故乡的老人,有时远隔于山,有时又那么亲近,就像“乡愁”主题曲所说:一碗水,一杯酒,一朵云,一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