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泰華文學五十八期

泰華文學五十八期

—⊙司马攻

     四年来闪小说在中国崛起,很快的掀起了阵阵热潮,并得到新加坡和菲律宾等地的作者响应。
什么是闪小说?
闪小说的英文名“FIASF FICTION”。这类小说源远流长,历史渊源可以追溯到到伊索寓言。

 —⊙庄萍

     “啊哇!啊哇!啊哇!啊……!”午夜时候,在一处贫民区里,人们正在作甜蜜的美梦,忽然一阵阵急促的救火车汽笛声,由远而近的从各方驶来。
李婶在睡梦中被哭泣似的汽笛声惊醒,听到外面人声噪杂,知道火灾一定发生在附近。

—⊙苏醒

       想不到将近耄耋之年的我,跨进市区内一处出租“的士”车的车廊。我游目四顾,在宽阔的车廊排列的停着大约有十几辆“的士”出租车,大多数崭新,色泽鲜艳,亮丽,五颜六色,车主拥有这么大的车廊,有几十辆车出租,这么大规模的业务,车主必定是个成功的事业家。

— ⊙晓云

      我搬新陶豪的第二天,便有个名妮的缅甸女孩来问要不要招收佣人,本来我已经有一位女佣,但经不住女孩苦苦哀求,而且她只要求包吃包住,工资不低于五千铢就行,我看她年纪轻轻而且老实本分的样子,忍不住心软收留了她。
一个月过去,妮很勤快,也爱清洁,

—⊙思奇

(一) 李豪终于修完大学了,他的土木工程论文得到高分成绩,四年的勤读,没有白费,终于苦尽甘来,得了补偿。领了毕业证书与土木工程职业证书,内心自是无限欣喜,他满脑子编织着美丽的人生远景,他要努力奋斗,梦想能成为一个泰国有名工程师,更梦想能成为未来建造楼宇层数最高的监督师。

—⊙老骥

      那年明诚廿四岁,我廿七,在一偶然机遇中,我俩变成莫逆之交,他唤我华哥,我叫他阿诚,仗着大他几岁,也比他多看了点书,就常常老气横秋地“训”他一番,他也从来不以为忤,我相信人之交往靠缘份,有人说: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见面不相识。这两句话很有意思。

—⊙郑若瑟

      皈 依
别的事可以宽恕,载绿帽让人耻笑的事,谁能容忍。他终于不动声色把他杀了。事后,他仍感惴惴不安。依习惯,他会到前情人住处,饮茶解愁。 “屁计!?除去的不是眼中钉那女人。”进门前,他先听到。转道朝佛寺,吾佛慈悲,

—⊙洪玲

      结婚已十多年,我的任务,不是炒菜煮饭,就是照顾孩子。今天能有点滴成就,坐在钱柜台收钱,当起堂堂的老板娘,真是欣喜若狂。往后必定能干出红红火火的成绩。正在暗忖中,身旁的电话铃铃响起,我婉言柔和道:“哈啰,莎娃里卡,(注一)这里是车轮店。”

 —⊙

       年纪八旬的黄伯,朋友一年少了一年,孤单的生活,加之不喜欢社交,日子过得无聊乏味。为了打发时间,黄伯只好寻找适合自己的出路。
一向来勤恳好动的黄伯,每天走街串巷,走走看看。他最喜欢到孔堤市场,因这里的东西很便宜,

—⊙黎毅

       大地白雪皑皑,寒风夹着雪花到处飞舞,如割如刺。牧童觳觫地蹲在帐幕里,张口将热气呵呵手心,搓着取暖。
一头骆驼从前面缓缓走来,掀开帐幕的入口处,可怜兮兮恳求牧童说:“小哥,外面冷极,求你发点善心,让我将后腿进帐里暖暖,一会儿便出来。”

—⊙司马攻

      她在郊外一间豪华酒店大厅中,满怀喜悦与信心地等候。她与他约定时间是中午十二点。
两点,她的信心开始动摇。她拿出手机把铃声调响。
有几次来电,都不是她希望的声音。
五点了,她的心跌在地上,碎了。

—⊙曾心

      ─感受古远清教授
写作最耐得孤独和寂寞,但也需要掌声。
记得古远清教授给我早期作品写的一篇评文《从不全中求全──谈曾心的微型小说》,其中有这样一段话:“读了这些作品,使我对曾心不能不刮目相看。这是一个很有才气的,

Page 1 of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