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各家文選 夢莉著《烟湖更添一段愁》

夢莉著《烟湖更添一段愁》

當我執筆寫信的時候,只感到思緒紊亂,難以下筆。我盡量將思路整理一下,這些日子,我雖勉強支撐著工作。然而,總覺得似病非病,精神恍惚,無法集中,身心好像很疲累。總面言之,即我的“相思病”又再重發了。其實.這也是早已意料中之事。

今天,終於克制不住,

我的摯友萍,她結婚快將四年了,這段期間,我們完全失去聯系。最近,偶然在一個婚宴上,意外地相逢了。見面了,我深深地為她的形容感到驚愕與憐憫。一個當年的校花,怎麼成了目前這個精神頹喪,消瘦,憔悴,活似一具遊魂。

時間雖是僅過了四年,而她的突變,

朦矓中聽到有人的說話聲,芝琳竭力想張開眼皮,但非常非常地吃力,腦袋很脹,很痛。人彷彿像飄在雲霧裡一樣。似乎有人搖動著她的胳膊,一隻手在她臉上輕輕地拍著,耳邊響起一個男人的聲音:“別再睡了,醒醒吧,你昏睡那麼久……“

她迷迷糊糊地睜眼看看,才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

這次,在鎮江住了兩天。鎮江是長江下游南岸,江蘇省的一個重鎮。記得在中國幾乎家喻戶曉的民間傳說中的——《白蛇傳》白娘子鏖戰法海和尚的《水漫金山寺》的故事,就發生在這附近。金山寺座落金山,位於鎮江西北.原是長江中間的一個小島所成的

山.四面臨水,

長春藤以強盛的生命力綠了靜華姐的窗。靜華姐的視野是綠茵一片,這一片絳意被她用筆染在紙上了。我讀了靜華姐的四十篇散文,濃濃的綠意留在我的心中,我很高興靜華姐把這些盈滿了綠意的散文結成這本《長春藤》散文集。

靜華姐她不但擅於寫小說,同時也寫詩,

華燈初上,新月如鈎,陣陣的晚風吹拂,我的心很寧靜,遠處傳來悠悠沉沉的歌聲:“愛你一世一生,永遠不分你和我,到白頭,兩心印,兩心相印變一個,要你心中加愛鎖,要你心裡永屬我。愛情枷,癡情結,兩顆心繫作一個,石能爛,海會枯,愛堅不可

破……”

這次因公到了北京,加上一次探親,共費了十五天的時間。返回時歸心如箭,我想該有一封我日夜期待的信,正靜靜地躺在辦公桌上等着我。見不到遠方的人,信,就成了他的化身!我懷着急切的心情,到了公司,已是下班時分,大樓靜悄悄已不見人影。

打開燈,我忙亂地從一大叠文件與信函中,

班機要到晚上十點半才抵達廊曼機塲,現在才剛過七点,事實上,我可以不必這麼早到機塲,但是,自從接到志將歸來的信以後,我的心就沒有好好的平靜過。就算不提早到機塲,也無法排遣心裡的焦灼與期待……。為此,整晚輾轉反側,無法成寐。

所以,我寧可早早的坐在候機室,

我是一個從小喪失父親的小女孩,既失去了父親,母親又因經不起環境的折磨,而患上嚴重的神经衰弱症。情緒反常,動輒將我毒打,毗鄰為我不值,都認為母親對我亂施夏楚,實在過份。然而,當時我雖是一個八歲的小女孩,却很懂事,很孝順,

對母親不但沒有絲毫的怨恨,

欣。三次分離,都在心靈上掀起軒然大波,而且一次更此比一次强烈。這次更是肝腸寸斷,久久不得平伏。回來後,人消瘦很多,見到的人,都先驚訝,後稱頌,以為我因公勞累過度,但誰能知其底細!這些日子,大腦總是恍恍惚惚,似霧似夢,昏然地

沉浸在相思苦海中。

我被邀參加廣州交易會。我也到過中國不少地方。如:北京、上海、杭州、成都、西安、天津、河南、南京、蘇州、無鍚、昆明、桂林……到過廣州的次數已經算不清了,每次,可單是為了交易會而來。交易會期間,來自五湖四海的人很多。交通顯

得特别緊張,無論汽車、火車、飛機等,

這一年來,我們連續換了兩位厨師:總沒有一個愜意。其實,這也早已意料中之事。究其原因,當然要歸結到上一任那個厨師“李伯”了。因為,我曾經擁有一位可算一流的厨師“李伯”。由于他的烹調技術太好。因此,從他回國之後,再難找到一個

稍為满意的厨師。

Page 1 of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