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各家文選 司馬攻著《人妖.古船》

司馬攻著《人妖.古船》

當我接到吳紫風女士寄贈我的一套《秦牧全集》時,我戚激、興奮,驚喜的心情激起了我提筆寫寫幾句話的衝動。吳紫風女士在秦牧全集第一卷的扉頁上簽了:“馬君楚先生留念。吳紫風贈。一九九五年八月十一日”。幷蓋了“吳紫風”,的印章。

我于一九九五年十月中旬收到了這套全集,

“男兒有泪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這句話雖然有點强調男人意志堅强,不容易掉眼泪,而有意無意之中暗示女人比較善于哭。事實上意志堅强的女人也多,但“水汪汪的眼睛”也似乎成爲女人的專有,中外古今出現了不少泪美人。泪美人不

單美麗而且惹人憐愛,很具吸引力。

我小的時候曾在中國南方的農村裏住了幾年,村子裏沒有什麽迷人的風光,山不明水不秀,也沒有草如茵花似錦的景色,惟有屋前一小塊草地和一方池塘,算是一個天然花圃。每當菜花野花盛開時,蝴蝶飛舞花間,色彩繽紛,也頗悅眼。我小時喜愛

蝴蝶,美麗的小鳥雖然也是我所喜歡的,

二十多年前的一天,我開車到拍坤侖縣署去辦理一些事務,我將車子停在縣署旁邊的小巷裏。半個鐘頭後,我從縣署的旁門走出來,走向我那輛白色的小轎車。我把汽車門匙插進匙孔,一轉,一個僵硬的感覺從車匙傳到掌心,車匙夾在匙孔裏,死板板地

竟轉不動。我稍用力一扭,還是轉不動。

好幾個月沒有去探望魏登先生了,“我該去看看他,”一個星期天的上午,我一時心血來潮,涌起了對魏登先生思念之情,于是我立即驅車到他家裏去。我和魏登先生相交三十年。我第一篇文稿投給魏登,我停筆十年後重返文壇的促使者是魏登,勸我

加入泰華寫作人協會(泰華作家協會前身)也是魏登。

月到中秋分外明,天上最迷人的是月亮,月亮最迷人的是八月十五的那個晚上。中國人對月亮特別有感情,自古到今,不單出現了很多咏月的詩篇,同時又送給了月亮一個節日,一年一度紀念她、膜拜她。不止如此,眼見月亮冷冷清清,寂寞無奈,特地送

個嫦娥奔月,接著又派吳剛與嫦娥作伴。

世間到處都有緣,但問一聲緣爲何物?一時間也答不出來!緣有點玄,這眼不能見耳不可聞,手抓不到的緣,有時却又從玄幻之中轉入現實,推不開,剪不斷。人與人之間的人緣最難解釋,你我爲何會相識,爲什麽有些人見面後會成爲摯友,有些

人認識後便很快淡忘了。有時由相識而成爲朋友,

鄧友梅趁訪問星馬之便,回程時順道莅臨泰國。我與鄧友梅已見過幾次面,算是頗爲熟識的朋友。有朋自遠方來,就得抽出時間相陪,鄧友梅行色匆匆,我也業務繁忙,要找一個較長的時間在一起實不容易,幸得他旅泰期間有一個星期天,于是我便利用

星期天去陪鄧友梅。

一一序白令海散文集《小城殘夢》
認識白令海已十多年了。十多年前我和白令海在一個宴會上初次見面,我和他對面而坐,由許靜華女士介紹,我們禮貌的點點頭,會心而笑,算是聞名久矣,今天才認識。

那次會面雙方竟沒有直接交談,白令海說話不多,

——序《自然短篇小說集》
我與文學結緣雖有一段頗長時間,伹我在文壇上活動却是近十年來的事。十年前我認識的文友極少,經常接觸的只有魏登先生。我和魏登先生已有三十年的交情,當年他任文藝版編輯,

我以一個投稿人身份認識了他幷成爲摯友。

——悼魏登先生
魏老,你終于停止一年來那絲絲的呼吸,微弱的心跳,緊閉著深深凹下的雙眼與世長辭了。
今年四月我到康民醫院看你,你臥在床上張開著口,無神的雙眼

直瞪著天花板。我站在床邊喊著:“魏先生,

我不喜歡飼猫養狗,可是孩子們却老是把他們的朋友送給他的小狗帶來家裏養。小狗雖然可愛,但是由于年幼無知,大小便隨地亂撒亂拉,又時不時咬壞家具、用物,加上我對狗的偏見,孩子們帶來的小狗,有的養了數天,有的養了幾個月,

結果在我的反對之下,小狗都轉送給親友們去了。

Page 1 of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