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華作協代表團參加“第九屆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討會”

Tuesday, 15 January 2013 05:00
Print

泰華作協代表團參加“第九屆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討會”

楊玲(泰國)

2012年12月6日下午3時,泰國華文作家協會代表團一行六人在素汪那奔國際機場準時集合,泰華作協代表團由永遠名譽主席司馬攻、和現任會長夢莉帶領,成員有理事若萍、莫凡、曉雲和楊玲,前往中國上海參加於12月7——8日由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究會、中國微型小說學會,和上海文藝出版社主辦的 “第九屆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討會” 。

泰華作協代表團在下午4時50分上了中國東方航空班機飛往上海,經過約四個小時的飛行,於晚上10時半到達上海,從機場乘車前往大會安排住宿“好望角”酒店,到達已經是淩晨。

7日上午7時半,我們到“好望角”酒店三樓餐廳用早餐,在餐廳遇到多個國家的文友,包括有印尼的作協會長袁霓,秘書曉星等,新加坡作協新老會長黃孟文、希尼爾等,大馬作協副會長曾沛、李憶莙等,香港微型小說學會會長東瑞、蔡瑞芬等,日本的荒井茂夫,德國的麥勝梅等,西班牙的張琴等等,老友相逢分外高興。

吃完早餐,我們趕到大會會務組報導,因為大多數與會者在6日就到上海,我們是最後到達的一個代表團。領了胸牌和大會資料等,接著到五樓大會會場,見到大會召集人、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究會會長、中國微型小說學會會長郟宗培,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究會副會長、中國微型小說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本屆會務組負責人徐如麟,和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究會秘書長、中國微型小說學會副秘書長淩鼎年等,他們見到泰華作協永遠名譽主席司馬攻、和現任會長夢莉親自帶領泰華作協代表團前來參加大會都非常高興,表示最熱烈地熱情歡迎。

上午九時,“第九屆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討會”宣佈開始,主席臺上坐著的有;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葉辛、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究會名譽會長江曾培、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究會名譽會長、新加坡作協榮譽會長黃孟文、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究會顧問、泰華作協永遠名譽會長司馬攻、上海市委宣傳部副部長陳東、上海市作協副主席孫顒,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究會會長郟宗培等。

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究會會長郟宗培致開幕詞,上海市委宣傳部副部長陳東、上海市作協副主席孫顒、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究會顧問司馬攻等分別講話。司馬攻的發言和見地,引起不少與會者的共鳴。大會宣讀了中國作家協會的賀信與鐵凝主席的賀詞。大會還收到了中國各省市微型小說、小小說學會的賀信、賀電。

十時,全體與會者到酒店底層大院合影,一走出大門到大院,才知道天氣那麼寒冷寒風是那麼刺人,合影完畢,我的手腳凍得麻木。

十時半第一場研討會開始,由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討會秘書長淩鼎年、新加坡作家協會會長希尼爾主持,有十多位代表發言。

十二時午餐。

下午一時四十分,進行第二場研討會,由歐洲華文作家協會會長朱文輝、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究會副會長劉海濤主持,也有十多位代表發言。

三時半,休會、茶點。

三時四十五分,第三場研討會開始,由香港微型小說學會會長東瑞、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討會副會長淩煥新主持,約有二十代表發言。我被推出代表泰華作協報告了泰華文壇微型小說的現狀。

五時十五分,大會宣佈結束。

晚七時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討會召開理事會並進行改選。

新屆(第六屆)理事會名表如下:

名譽會長:黃孟文(新加坡)、江曾培(中國)

顧  問:司馬攻(㤗國)、林萬裏(印尼)、鐘玲(中國香港)、鄭允欽(中國)、楊曉敏(中國)、韓英(中國)

副會長:淩煥新、劉海濤、徐如麒(中國)、希年爾(新加坡)、曾沛(馬來西亞)、夢莉(泰國)、吳新鈿(菲律賓)、袁霓(印尼)、孫徳安(汶萊)、東瑞(中國香港)

秘書長:淩鼎年(中國)

副秘書長:文禺(新加坡)、陶然(中國香港)

財  政:君盁綠(新加坡)

學  術:姚朝文(中國)、許福吉(新加坡)、陳政欣(馬來西亞)

總  務:甄撥濤(中國香港)

出  版:董農政(新加坡)

查  賬:南子(新加坡)

理  事:渡邊晴夫(日本)、柳泳夏(韓國)、朶拉(馬來西亞)、譚綠屏(德國)、林爽(新西蘭)、池蓮子(荷蘭)、柯清淡(菲律賓)、俞力工(奧地利)、融融(美國)、楊玲(泰國)

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討會從1994年在新加坡召開第一屆會議,至今舉辦到第九屆,已有十八個年頭,華文微型小說隨著時代的變化,從萌發、成熟到不斷發展,已形成了較大的規模和影響。華文微型小說事業通過世界華文微型小說研究會和歷屆研討會這個平臺,增進交流,相互影響,已產生了豐碩的成果。

六時,全體與會者到酒店附近的長沈記飯店用晚餐。晚上我和曉雲到附近的徐家匯商場逛逛看看,就回去休息了。

8日上午九時,全體與會者乘車到崇明島采風,前去的途中,我在車上呼呼大睡。到了崇明島只見陸地,不見有海,使人找不到海島的感覺。用完午餐,到橘園采橘。接著又到西沙濕地原生態公園參觀,回程我不敢再睡了,睜大眼睛看車窗外邊的景色。原來要跨過長江大橋才能到崇明島,大橋很長很長,跨江段10公里,全橋長16.5公里,非常壯觀。從崇明島歸來,汽車直接把我們送到衡山賓館,在三樓舉行告別晚宴,各代表團上臺表演節目助興,泰華作協代表團派出曉雲演唱歌曲,她優美的歌聲獲得聽眾的熱烈掌聲。司儀和觀眾叫著再來一個,於是若萍上臺助陣,二人對唱黃梅調,又是奪得一陣掌聲。

用完晚餐,若萍、曉雲和我乘計程車到外灘欣賞夜景,晚上的黃浦江邊燈火輝煌,行人如織。對岸浦東的東方明珠、金茂大廈等地標景觀吸引著遊客流連,我們冒著寒風觀賞和拍照,在炎熱的泰國到達寒風凜冽的上海,落差太大了,使人難於接受。雖然已經全副武裝,毛衣、大衣、圍巾、皮靴等,裹得像個粽子似的,但手腳臉都受不了寒冷,在江邊堅持了將近一個小時,我們只得撤退回酒店。

9、10日,在郟宗培會長的協助下安排下,泰華代表團前往蘇州和南京遊玩,在蘇州我們參觀了虎丘、寒山寺,和拙政園,古式古香小巧精緻的園林景色使人流連忘返,我們觀賞、拍照和購物,不亦樂乎。

10日下午,我們離開蘇州前往南京,傍晚到達乘船遊秦淮河,尋找古人遺留的痕跡。秦淮河金粉樓臺,鱗次櫛比;畫舫淩波,漿聲燈影構成一幅如夢如幻的美景奇觀。秦淮風光最著名的是盛行於明代的燈船。河上的船,不論大小,都一律懸掛著彩燈。經過修復的秦淮河風光帶,以夫子廟為中心,秦淮河為紐帶,包括瞻園、夫子廟古建築群、白鷺洲、中華門城堡,以及從桃葉渡至鎮淮橋一帶的秦淮水上遊船和沿河景觀,可謂集古跡、園林、畫舫、市街、河房廳和民俗民風於一體的旅遊線,極富情趣和魅力。秦淮河的風光優美,可是太冷了,船到岸我們馬上回酒店,不敢再停留。

11日,我們前往中山陵,中山陵是中華民國國父、中國民主革命先行者孫中山的陵墓,中山陵前臨蒼茫平川,後踞巍峨碧嶂,氣象壯麗,音樂台、光化亭、流徽榭、仰止亭、藏經樓、行健亭、永豐社、中山書院等紀念性建築,眾星捧月般環繞在陵墓周圍,構成中山陵景區的主要景觀。陵墓入口處有高大的花崗石牌坊,上有中山先生手書的“博愛”兩個金字。從牌坊開始上達祭堂,共有石階392級,八個平臺,臺階全部用蘇州花崗石砌成。攀登了392級石階,考驗了腳力,到祭堂上,向中山先生塑像行禮,完成了拜謁中山陵的心願。

接著我們又到明孝陵參觀,明孝陵是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和皇后馬氏的合葬陵墓,因皇后諡“孝慈”,故名孝陵。明孝陵壯觀宏偉,代表了明初建築和石刻藝術的最高成就,直接影響了明清兩代五百多年帝王陵寢的形制。明孝陵坐落在南京市紫金山南麓獨龍阜玩珠峰下,東毗中山陵,南臨梅花山,是南京最大的帝王陵墓,亦是中國古代最大的帝王陵寢之一。明孝陵太大了,我們上了明孝陵的旅遊車,繞行一周,接著攀登寶頂,觀賞明孝陵全貌。

12日,乘車回上海,從南京出發經過六個小時的車程,回到上海“好望角”酒店,安頓好立刻到著名的南京路遊玩。13日早上到城隍廟遊玩購物,中午回酒店,下午再到徐家匯遊玩。13日晚上7時到浦東機場,九時上機順利回歸曼谷。從出發到歸來,一路上兩位會長對後輩無微不至的關懷,我們永記心裏,並此機會說聲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