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 slide show
You are here:   Home 泰華文學 98期泰华文学

98期泰华文学



序 跋

司马攻依依湄南水 缱缱文学缘
——序方文国《彩虹大地》
梦 莉文学天空中的一道彩虹
——序方文国《彩虹大地》
苦 觉泼墨除旧岁 挥毫迎新春

View items...

散 文

方文国万柳州记游
曾 心散文路上的回眸
张锡镇泰华作协的黑衣男神
林太深缘生缘灭一甲子
一一59届广雅人雅集
张声凤威严警官和忤逆女儿
博 夫为 “樊口鳊鱼” 正名
小 草我的父亲
廖志营母亲的事故
周 沫向刚的故事
阡 陌翩跹起舞的金秋
王志远情悠悠 愁悠悠
冯 骋在百万稻田的野地里
黄嘉良一座总督衙署,半部清史写照
刘 舟童年记忆
吴静敏一盏灯 一把扇
陈亚生美食铺
温婉媚守望灯塔
司马攻鼠年说鼠

View items...

短篇小说

温晓云女人花

View items...

微型小说

杨 玲乘龙快婿
温晓云守财的命运
若 萍满城皆亲族
漠 凡保养品
今 石吉色拉
诗 雨陷 阱
杨 棹断 笛
洪 玲初 衷
温婉媚凤梨酥之约

View items...

闪 小 说

诗 雨蚕 食

View items...

诗 词

岭南人一条文学的河流(外四首)
钟子美故国情思(香港)
杨 玲浪漫海岸和我有诗的约会(外五首)
澹 澹爱,圆满
今 石雨的小诗(六首)
梵 琳天台景观
龙 人思念爹娘 (外三首)
李福林永恒的大海
刘中心故乡他乡
梵 君词 三 首

View items...

文 论

范模士解读司马攻的《大理石说》
晶 莹从《八十回首》到《八八回眸》
范 军杜甫《又呈吴郎》赏析

View items...

译 作

陈伟林无 题

View items...
Friday, 31 January 2020 05:07

无 题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泰泽/陈伟林

无 题

作品名称 /《无题》


作品别名 /《相见时难别亦难》

文学体裁 / 七言律诗

创作年代 / 晚唐

作者 / 李商隐

陈伟林 / 译写泰文诗


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

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ชื่อบทกวีบทกวีไร้ชื่อ
ฉันทลักษณ์กลอนแปดวรรค
ยุคสมัยถังตอนปลาย
ผู้ประพันธ์ หลี่ ซาง อิ่น
แปล (กาพย์ยานี11)เฉิน เหว่ย หลิน

พบกันนั้นลำบากยามลาจากยังยากเย็น
ตะวันออกลมลำเค็ญไม่มีแรงดอกไม้โรย
ตัวไหมได้ตายแล้วครวญน้องแก้วด้วยหาโหย
เทียนไขกลายเถ้าโชยที่แห้งเหือดหยาดน้ำตา
ยามเช้าส่องคันฉ่องใจหม่นหมองผมโรยรา
ท่องอ่านลืมหลับตาพาหนาวเหน็บรัตติกาล
ภูวิเศษแม้นไม่ไกลหากแต่ไร้หนทางผ่าน
วอนนกช่วยส่งสารวานห่วงใยถามไถ่เธอ

Friday, 31 January 2020 05:04

杜甫《又呈吴郎》赏析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范 军

杜甫《又呈吴郎》赏析


安史之乱后,杜甫辗转来到成都,度过五年半平静安定的生活,是杜甫后半生最安逸的一段时光。永泰元年(765),杜甫居蜀期间的凭依——严武去世后,杜甫携家东下:“五载客蜀郡,一年居梓州。如何关塞阻,转作潇湘游?世事已黄发,残生随白鸥。安危大臣在,何必泪长流。”(《去蜀》)诗人舟下嘉州(四川乐山)、戎州(四川宜宾)、渝州(重庆)、忠州(重庆忠县),九月初抵达云安(四川云阳),杜甫因肺病与风痹滞留云安养病。第二年永泰二年(766)春末才迁居到夔州(重庆奉节),住在城内西阁,后又移居瀼西草堂。瀼(ràng),指通到江里去的山间的溪流,蜀人多称之为“瀼”。瀼水,四川省奉节县的一条河流。瀼西草堂应在瀼水之西。杜甫在夔州居住了两年,生活比较稳定,其时夔州都督兼御史中丞的柏茂琳颇为厚待杜甫,杜甫因而得以在瀼西主管公田一百顷并经营四十亩果园。夔州两年,杜甫的诗歌创作非常高产,留下了437首诗歌,占他流传下来的 1458 首诗歌的三分之一,其中包括《秋兴八首》《咏怀古迹五首》《登高》等都是流传千古的美丽诗篇。宋代诗人黄庭坚认为杜甫夔州时期的创作是其诗歌成就的最高峰。

大历二年(767),流离到四川夔府第二年的杜甫,先居西阁,再迁赤甲,三迁瀼水西边的一所门前种着几棵枣树的瀼西草堂。西邻的一个寡居的老妇人常来打枣以果腹,杜甫见之从不忍心干涉。后来,杜甫将草堂转给吴郎,自己移居到东屯茅屋。据清仇兆鳌《杜诗详注》,吴郎应是一位杜甫的姻亲,所以杜甫亲切地称之为“郎”。清施鸿保《读杜诗说》推测,吴郎即是杜甫的女婿,也是有道理的:“《尔雅》言妇之父母,婿之父母,相谓曰‘姻’,两婿相谓曰‘娅’。吴郎若公之妻父,或公婿父,似不当称郎。若公妻姊妹婿,则亦不当称郎,且年又不相合。吴郎,疑即公之婿也。”据杜甫《北征》《彭衙行》《发阆州》《遣闷奉呈严公二十韵》《赠王二十四侍御契四十韵》等诗,可知杜甫有两个女儿,此时已经成年出嫁,诗中的“吴郎”应为杜甫两个女儿其中一个的丈夫。杜集中至少尚有两首诗言及此位吴郎。一首是《简吴郎司法》,另一首是《晚晴吴郎见过北舍》。其中《简吴郎司法》诗云:“有客乘舸自忠州,遣骑安置瀼西头。古堂本买藉疏豁,借汝迁居停宴游。”诗句中将吴郎称为“客”。民间确有将女婿称为“新客”之民俗:“女婿初至岳家,谓之接新客。”(《清稗类钞》)诗中最后一句“却为姻娅过逢地,许坐曾轩数散愁。”也点出了杜甫与吴郎是姻亲关系。这种“姻娅”关系,姻,或是指杜甫母亲的父亲,或是指杜甫妻子的父亲;娅,则是指“连襟”关系。从杜甫称之为“郎”与“客”,我们有理由相信“吴郎”更有可能是杜甫的女婿。吴郎此番从忠州迁至夔州任司法参军,或是带着父母妻儿,所谓“姻娅”,应是就吴郎的父母而言的。杜甫将瀼西草堂让给“吴郎”一家居住,自己搬到离草堂十几里路远的东屯去。若杜甫与吴郎是翁婿关系,这样的行为就更为合情合理了。

瀼西草堂前有几棵枣树,西邻有位孤苦的老妇人常来打枣充饥。吴郎迁居瀼西草堂后,在枣树周围插上篱笆,不允许外人打枣。西邻寡妇向杜甫诉苦,杜甫于是写此诗去劝告吴郎,题为《又呈吴郎》。所谓“又呈”是指再次以诗为书简寄给吴郎,因为此前杜甫曾写过一首以诗为书简的《简吴郎司法》。“呈”,意为恭敬地送上,一般用于下级对上级或晚辈对长辈。《读杜诗说》解释为书简差人送去,就送信人身份而言可以用“呈”字。笔者以为,还有两种解释可以说得通。一种是杜甫在夔州的时候是平民身份,而吴郎彼时担任夔州司法参军,以平民身份写信给官员,也可以用“呈”字;另一种解释,用“呈”字可以理解为是杜甫幽默的用法。因为这首诗意在规劝,所以语气诚恳幽默,才可以达到更好的效果。另一首以诗为书简的诗《简吴郎司法》中也有“却为姻娅过逢地,许坐曾轩数散愁”之句。瀼西草堂本是杜甫的住宅,让给吴郎居住后,还客气地请求吴郎同意他上曾轩小坐。这样说是故意为之的,幽默玩笑的说法。《杜诗详注》引顾注曰:“此本公堂,欲坐轩而散愁,反问吴见许,此相谑之词也。”所以《又呈吴郎》延续《简吴郎司法》的写法,用“呈”字这一敬语,是开玩笑,用意也是幽默的。

《又呈吴郎》是杜诗集中非常独特和感人的一篇诗歌。大部分的《杜甫诗选》都会收入这首在形式和内容上都具有独特魅力的诗篇。

堂前扑枣任西邻,无食无儿一妇人。不为困穷宁有此?只缘恐惧转须亲。

即防远客虽多事,便插疏篱却甚真。已诉征求贫到骨,正思戎马泪盈巾。

诗的第一句开门见山,从自己过去如何对待西邻老妇扑枣说起。“扑枣”就是打枣。《诗经•豳风•七月》:“八月剥枣,十月获稻。”剥枣即扑枣。“任”就是放任。为什么要放任邻居偷枣呢?第二句解释说,“无食无儿一妇人”。《杜诗详注》说“含四层哀矜意,通章皆包摄于此。”这四层哀矜意分别为:一没有食物,二没有儿女,三是年老,四是寡妇。诗人这样写是暗指:对于这样一位无依无靠的穷苦可怜的老妇人,我们怎能忍心不让她打点枣子呢?杜甫确实所言不虚,他此前写在同一年的《秋野五首》(之一)就描写了夔州瀼西草堂的生活:“枣熟从人打,葵荒欲自锄。”

三四两句紧接一二句:“不为困穷宁有此?只缘恐惧转须亲。”“困穷”,承上第二句,指西邻老妇贫穷困苦;“此”,指扑枣一事。第三句诗站在西邻老妇的立场上,解释如果不是因为穷困得万般无奈,她又哪里会去偷打别人家的枣子呢?第四句是说,正由于她扑枣时,总是怀着一种恐惧的心情,所以我们不但不应该干涉,反而应当尽量对其表示亲善,使她安心扑枣。这里说明杜甫十分同情体谅穷苦人的处境。难怪陕西民歌有云:“唐朝诗圣有杜甫,能知百姓苦中苦。”以上四句,一气贯通,是杜甫自叙从前如何对待西邻老妇。《杜诗镜铨》注:“四句是公自述从前待此妇之事。”杜甫这里自述前事,目的是为了启发开导吴郎。

五六两句才写到吴郎。“即防远客虽多事,便插疏篱却甚真。”这两句上下连贯,相互关联补充,应联系起来理解。这两句诗意思是,西邻寡居老妇一见你插篱笆就意识到你故意不让她打枣。老妇虽然未免是多心误会你,然而,你一搬进草堂就忙着插篱笆,倒让人以为你真的要禁止她打枣呢!这两句诗,措词十分委婉含蓄,处处站在所开导对象的立场来说话。首先说西邻老妇不应多心戒备新近寓居瀼西草堂的吴郎,然后确认吴郎虽然“遍插疏篱”,却并非真的想要阻止西邻老妇打枣。诗人杜甫宅心仁厚,没有站在道德高地上率直、生硬地教训人,而是为了不让吴郎有被道德谴责的感受,杜甫有意回护吴郎,避免引起对方的尴尬甚至反感,从而避免导致对方因尴尬反感更不容易接受劝告。从这两句诗,我们可以理解清人卢世㴶所说的:“杜诗温柔敦厚,其慈祥恺悌之衷,往往溢于言表。如此章,极煦育邻妇,又出脱邻妇,欲开示吴郎,又回护吴郎。八句中,百种千层,莫非仁音,所谓仁义之人,其言蔼如也。”诗人既为西邻老妇求情,又尽量回护吴郎,两面开脱,真是出语委婉曲折,用心厚道纯善。

最后两句“已诉征求贫到骨,正思戎马泪盈巾”,是全诗诗眼。上句,杜甫借寡妇悲苦的哀诉,指出了西邻寡妇同时也是当时广大人民困穷的社会根源,其实就是官府的沉重赋税、官吏们的残酷剥削,也就是诗中所谓“征求”。下句递进一层,说得更广大、更深刻,指出了使人民陷于水深火热的痛苦境地的更直接的社会根源。这就是安史之乱以来持续了十多年的战乱,即诗中所谓“戎马”。由一个穷苦的寡妇,从一件打枣的小事,杜甫由近及远、推己及人,联想到整个国家的兵荒马乱和深受苦难的人民,忍不住泪下沾湿手巾。诗人之所以感情激荡,一方面固然是他忠爱国家、仁民爱物之心的自然流露;另一方面,也是在动情地劝导吴郎,告诉他,在这兵荒马乱的乱世中,苦难的人比比皆是,寄望吴郎对受苦的民众应更多些同情理解,心胸更开阔一些,自然也就不会为几颗枣子斤斤计较了。我们可以从这些温暖感人的诗句中,看出诗人的“良苦用心”和他对待国家的忧思,对人民体贴同情的真诚态度。

这首诗强烈而鲜明地表达了诗人“人饥己饥,人溺己溺”的人道精神,仇兆鳌在其《杜诗详注》说:“此诗直写真情至性,唐人无此格调。然语淡而意厚,蔼然仁者痌瘝一体之心,真得三百篇神理者。”“此章流逸,纯是生机。”朱瀚曰:“通篇借一妇人,发明诛求之惨,当与‘哀哀寡妇诛求尽’参看。”

杜甫自小生长于“奉儒守官”的家庭,儒家“仁者爱人”、“民胞物与”的人道主义思想对杜甫影响极深。杜甫诗歌创作继承了诗经、汉乐府以来的“美刺比兴”的现实主义、人道主义的传统,诗歌中也体现了作者所崇尚的儒家济世爱民、关怀民间疾苦的理想人格。同时,很多学者也指出杜甫诗歌中所表现的那种为民请命、甘愿牺牲的高尚情操也与其佛教信仰密不可分。杜甫《秋日夔府咏怀》正是表达了晚年,尤其是夔州时期的心向佛法的心境:“身许双峰寺,门求七祖禅。落帆追宿昔,衣褐向真诠。”因此佛教大乘菩萨济世度人的思想情怀对杜甫的诗歌创作也有不容忽视的影响,在《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又呈吴郎》等诗篇中都可以看到儒释两家的影响。明王嗣奭在其《杜臆》中也说:“至末说此妇之苦,而又推开去,见天下可哀者多,不止一妇,盖前面为此妇,觉婆心太切,须如此收,极得口角。读此诗见此老菩萨心。”

以七言律诗代书简描写日常生活,这在夔州时期的杜诗中是很常见的,但是这首诗以小见大,由一件邻里街坊之间的小事,反映出整个时代战乱频仍,官府诛求无厌,人民水深火热的社会现实。正如葛晓音所言:“诗人是运用七律的形式表现了新题乐府的内容。”

本诗在艺术表现方面也很有特点,以书信第二人称的写法,娓娓道来。首先,诗人现身说法,以自己以往的做法来开导吴郎,语言平易近人、委婉细腻,尽可能地避免高高在上的说教,“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说服对方。其次,诗中运用口语常用的虚字来转接。如“不为”、“只缘”、“已诉”、“正思”,以及“即”、“便”、“虽”、“却”等,因而能如萧涤非所说的那样:“化呆板为活泼,既有律诗的形式美、节奏感,又有散文的灵活性,抑扬顿挫,耐人寻味。”

Friday, 31 January 2020 05:01

从《八十回首》到《八八回眸》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晶 莹

从《八十回首》到《八八回眸》


岭南人的《八十回首》与《八八回眸》两首诗作,分别成诗于 2014 年 1 月和 2018 年 8 月。顾题思义,这显然是诗人两首耄耋之年的人生感怀之作。其实,诗人在写《八十回首》时的八十,应该是概数的“八十”,实龄八十有四;而写《八八回眸》时,则是实实在在的八十八岁。期间四年的跨度虽然不长,且二诗题材相近,但诗人创作两首诗时的心境,也便是诗人通过作品所布达的意境与阅读体验,却大不相同。

如果果真诗言志,那么诗人从创作《八十回首》到完成《八八回眸》,则事实上实现了从激情澎湃向钟鼓禅境的跨越,浪漫诗人仿若完成了明镜人生的彻悟。

且看《八十回首》的开篇:

双手张开

十八岁的梦,长出

翅膀,展翼

一万八千里

十八岁的梦长出的翅膀,一张开就飞了一万八千里。全然淡去劳累与艰辛,这是何等个性张扬啊?

再看《八八回眸》:

十八,一条溯流而上的鱼

游过海,游过江,游过河

飞渡龙门浪恶风狂

几度飞跃,几度悲歌

同样的经历,在此虽仍刻着“几度飞跃”的印记,却也抹不去曾然的“几度悲歌”。

在“飞跃”的陶醉中,也咀嚼着“悲歌”的坎坷。

“青天在上/长江在下/黄河在下/万里长城在下”,这是诗人《八十回首》中的“豪言壮语”,一副敢与天宫试比高的壮志豪情;“伸手,抚摸太阳的脸”,与星星对视,看星星“眨着多情的眼睛”。八十岁了,却抚弄着十八岁的激动与浪漫。

“不知天高地厚”的十八岁,即便助力飞翔的“羽毛纷纷脱落”,仍“飘落如风中的落花”。“在梦中呼痛”,却也仅在梦中,醒来依旧飞翔。痛楚着,但却美丽着。

“二十四岁的翅膀”南飞,再飞到“没有风雪的湄南河畔”。这里,风与阳光总是停留在三月,春光永续,翅膀因此而驻足停歇。

如今,年入八旬,“人老天涯”,夕阳中抚慰着淡淡的乡愁,但却“还梦十八岁的梦”,那经历过风雪的翅膀,“还时时展翼”翱翔天空,看“云白”,看“天蓝”。

这段真实版的风花雪月故事,充满诗情画意,因此浪漫唯美。

那么《八八回眸》又是怎样的情境呢?

十八岁飞转到三十岁,却如“停泊在港湾一条船”,“听海浪击岸”、“看千帆归来,千帆出海”。千帆“归来”而后“出海”,而非先“出海”后“归来”。这既是诗人生活的真实写照,也是诗人五十八年后回怜故景时终于认知并坦然接受的宿命与无奈。“看风云变化”,当然“也彷徨,也惆怅”,因为终难归于心之所向、心之所想。



五十,船在海上,人在江湖

还不知道:我是谁

有一点迷惘

有一点狷狂

偶尔,与星辰斗嘴

已然该知天命,却“人在江湖”,唯“迷茫”与“狷狂”中,仍不忘“与星辰斗嘴”。虽只“偶尔”,却能透射出诗人仍留诗情浪漫于心。

七十终于不惑,也“才知道:我不是谁”,只是或天空,或大地,或青山,或碧海,或江河湖泽,抑或潺潺溪流中的普通却不可或缺的一个元素。晓知自己,于是不再“狷狂”与“迷惘”。

“八十,人老天涯”,终成“闲云野鹤”,心止若天池之水。平静的水面,屏蔽了欲望的魅惑。无欲无争中,唯任思绪纷飞,“陪韩愈,垂钓韩江雪/陪陶潜,种菊东篱下/陪杜甫,看齐鲁青未了/陪李白,举杯邀明月/陪东坡,把酒问青天”。海阔天空,凭思挪移;随遇而安,尽情享用着“八零后”的曼妙光彩。

“飘飘,何可似/一朵出岫的云”?已然那般任性洒脱,却猝然羡慕起天上的云。如此这般,是该责怪诗人禅境未笃,还是赞美其童心未泯呢?

《八十回首》中的狂傲,《八八回眸》中的禅定,都承载着诗人的情怀,都共鸣着诗人的脉动,都记录着诗人的心轨,都捕捉着诗人的心思。激情步向禅境,并未被消耗分毫,只是实现了激情与禅意的融合,让激情有了如“飘飘,何可似一朵出岫的云”般的禅思。

从创作上,《八十回首》的具象笔调——如“中午是夏,炎炎如火/早晚是冬,风雪似刀”,与《八八回眸》中的抽象手法——如两度出现的喻指“任性”与“争执”的“与星辰斗嘴”,形成了鲜明对比。《八八回眸》也因这种意象代指而使诗句迸发出张力。试想,星辰尚敢斗上两嘴,世间何人不敢争论?

既然是人生感怀之作,诗中定然会有时序的呈现,多则泛滥,少则空物。那么实境如何呢?

在《八十回首》中,十八至八十的陈述,除十八岁北去和二十四岁南飞,以及成诗其时的“八十”岁这三个关键时间节点明确标示外,其余时间均做模糊化处理。

而《八八回眸》在时间上则是完全不同的呈现形式。全诗各段的第一句,均以年龄标识开头,其后记载着诗人不同时段的心路历程。但在阅读全诗时,时序词却没有半点冗余之感。

说到《八八回眸》中时序词语使用,还有一点值得关注。开篇“十八”,而后各段分别是“三十”、“五十”、“七十”、“八十”,那么,为何不二八、四八、六八、七八到八八呢?而且《八八回眸》中的“八八”压根就没提。相信其间一定隐藏着诗人的某些秘密。我们不妨窃窃私解:那是诗人心底对即将到来的“九十”的期待与渴望,甚至包含着敬畏。因为,那不仅仅是生命里程的“九十”,更是文学界碑的“九十”。

Friday, 31 January 2020 04:57

解读司马攻的《大理石说》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范模士

解读司马攻的《大理石说》

《大理石说 》


那年

我撕开胸膛

植无数风景于一片洁白

苦苦经营在

岩层的冷峭与酷热之中


如今

风干云固 水不扬波

苍山洱海 斜阳草树

均凝成泼墨


从此

大小方圆 轻重厚薄

直也好 曲也好

任你用哪个角度切割


是虹是瘴 为菊为莠

驴也罢 马也罢


凭你以何种眼光

读我


我坦然躺在小摊子上

在苦苦的讨价还价声中

倾听我的身价

究竟

有几多

(1994 年 11 月大理归来)

我读司马攻先生的《大理石说》,读了好几遍,我越读越 出味来。如果读这首诗,从表面上理解,就会觉得淡淡无奇。诗是需要从广从深的角度去研究、去探讨,你就会发现,此诗是一首好诗。

司马攻先生的文学㡳蕴深厚,是一位多面手的写作高手。不论诗歌、小说、散文、论文、杂文、小品,样样精通,值得品读欣赏。

大理石是一种矿石,与钻石、玉石不可伦比,是普通的石料,但入司马攻的手,却能写出一首好诗来,

司马攻先生的《大理石说》,是用托物言志和借景抒情的表现手法来完成的。司马攻先生这首《大理石说》,成诗于 1994 年云南归来,当时司马攻担任泰国华文作家协会会长已四年。

托物言志最主要的是“物”和“志”,用什么物来托?所言何志?要写好这样的一首诗,就要掌握好“物品特征”与“感情志向” 的内在关系。

司马攻之所以托大理石来言其志,主要有两个原因:

一是司马攻在云南,见到了许多大理石的艺术品,因而触景生情。

二是大理石美观,它的形成,不是一朝一夕,一蹴而成的,而是地壳内高温、高压作用下,经过了漫长的岁月洗炼而凝成了多姿多彩的图像。


《大理石说》的第一段:

“那年

我撕开胸膛

植无数风景于一片洁白

苦苦经营在

岩层的冷峭与酷热之中”


司马攻先生世代为商,但他喜欢文学,商余勤于文学创作。开头一段时间,他只顾写作,没有参加任何文学团体,写了 20 多年后,他怀着纯洁的心,美丽的憧憬,加入泰华作协。

当时泰华文学已跌到谷底,很多人认为,几年后就没有泰华文学,目前(当时)的这些作者,就是泰国的末代华文作家。但司马攻先生却满怀信心,苦苦的在人们的冷嘲热讽中,为泰华文学的繁荣进步卖力。


第二段:

“如今

风干云固 水不扬波

苍山洱海 斜阳草树

均凝成泼墨”


这一段司马攻先生用借景抒情的笔法,可以理解到司马攻的热情退温了,他的美丽憧憬,已风干云固,水不扬波。他的希望都凝成沷墨了!这一节诗关键在“借”。作者写大理石中的景一一风、云、水、苍山、洱海、斜阳、草树,只是手段,抒情才是目的。


第三、四、五段:

“从此

大小方圆 轻重厚薄

直也好 曲也好

任你用哪个角度切割”


“是虹是瘴 为菊为莠

驴也罢 马也罢

凭你以何种眼光

读我”


“我坦然躺在小摊子上

在苦苦的讨价还价声中

倾听我的身价

究竟

有几多”


体会了第一、二段,最后的三段就不难理解了。

司马攻先生于 1990 年任泰华作协第五届会长,并于 1992 年蝉联第六届会长,他对泰华作协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他为作协做出的成绩是被绝大部份人肯定的,但也有一小撮人对他误解或曲解,司马攻先生胸怀豁达,有君子之风泰然处之,是非曲直,何功何过,任由人家评说一一

“任你用哪个角度切割!”,“凭你以何种眼光读我!”,“倾听我的身价,究竟有几多?”

司马攻先生寄意于大理石,他运用象征比兴等手法,通过大理石的特征,把所要抒发的感情,借大理石中的景,含蓄委婉地来表达他的心态和志向。

《大理石说》是一首值得细细玩味揣摩的好诗。司马攻就是司马攻!我为他的《大理石说》喝彩!


2019 年 12 月

Friday, 31 January 2020 04:51

词 三 首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梵 君

词 三 首


少年游

中年南渡,寄居暹国。
久未回乡,乡愁殷切,频然入梦。
中宵梦回,徒然北望,夜不能寐,吟成此章。

那年春半,晴波千里,风正满帆悬。
如今秋老,南溟一卧,孤木向谁边?

酒冷怎堪愁肠热,乡梦有无间。
北斗遥迢徒然望,三更醒、月中天。

西江月

己亥中秋,大雨倾城,无月可赏,独享清凉。
云雾漫天昏暗,雷鸣遍地汪洋。
中秋何不放晴光,忽作一城清爽。

海客烟霞难觅,雕虫无用文章。
阴晴圆缺莫思量,绿野离离弥望。

南歌子

燕赵悲歌之胜地,藕花摇曳之佳处,师友召我以雅集,然不能躬逢其盛,赋《南歌子》以寄之。

寂寂秋风起,南飞雁去遥。
长烟落日没层霄。望断远山徒将玉琴操。

慷慨悲歌地,英雄尽折腰。
雕弓莫挽效天骄,白发江湖且伴木兰桡。

Friday, 31 January 2020 04:48

故乡他乡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刘中心

故乡他乡


到异国的风中闯荡
是我们的向往
养育我们的故土
便成了朝思暮想的地方

吃山竹榴莲
喝酸辣虾汤
念念不忘的是家乡的大豆高粱和醉人的酒香
学讲他乡语言犹如小鸟般歌唱
梦中呢喃的仍是家乡方言的温婉
还有父老乡亲召唤的粗旷

在没有冬季没有寒冷的曼谷街头奔走
更想在雪花飘舞的时候回一趟故乡
徜徉在鲜花怒放绿树成荫的他乡
脑海中不时闪现出故乡的模样
四季分明的故乡啊
让人喜悦令人神往

故乡
有望弯了的父亲背影想白了的老娘发霜
难以割舍无法忘怀的梦中天堂
他乡呀
却是奋斗的疆场
我们的青春
已融入异国山水
我们的情爱
已在他乡滋长
为了生活为了理想
忍住胆怯抛却了彷徨

远离故土
是漂泊也是流浪
漂泊时
心中始终萦绕着对故土的眷恋
流浪时
风中一直弥漫着家里的馨香

在南北之间来来往往
熟悉而陌生的城市
亲切而遥远的故乡
虽然拼搏在异国
中原大地啊
住着我们的爹娘
也曾千里万里回到家乡
可再也回不到当初离家出发时的那个晚上
父亲的挥手母亲的泪光
忙碌的我们像栖息的候鸟寒来暑往
心似风筝一样

线攥在娘的手中
系着思念
也系着梦想
而梦中见到的地方
是母亲灶前忙碌的身影和窗前缝补的烛光

他乡思故乡
何时
才能依偎陪伴在父母身旁
共沐暖阳

2019 年 11 月于泰国

Friday, 31 January 2020 04:45

永恒的大海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李福林

永恒的大海


永恒的大海,我的心绪汹涌澎湃,
离去彷佛还在昨夜.
惦念我,惦念你,今日再次归来。

甫离别又归返?
走在这僻静的海滩,
海浪轻轻拍岸,向我悄悄呼唤。

西落红霞喜爱海边徜徉,
无垠无际的视野,一片湛蓝,
魂牵梦萦,海的故乡。

依稀牵着你纤白的手,
天涯海角的方向,
我却经常独撑一叶扁舟。

似乎看到你赤足跳跃,
足印次次被浪花冲去,
我忘记那年的挥别。

回忆着,在你身边寻思,
也许只在默想的时候,
才能领悟潮汐瞬息消逝。

海鸥在空中迎着浪声回应,
它们自由自在地飞翔,
盘旋喧哗,我愿意倾听。

时隐时现的夕阳,
天色黯然昏暗,
偏低的云层中渐失光亮。

远航渔灯夜夜通明,
黑暗中诗歌仍为你吟诵,
诚挚的大海,你是永远的恋人。

不需太多的乘风破浪,
未知的世界时有狂澜,
风浪屡屡敦促我的归航。

海风飒飒颜容拂过,
唉 !这颗寂寞的心灵,
大海 !我没有一份失落。

惦念我,惦念你,今日再次归来!
离去肯定不在今夜,
我的心绪不再汹涌澎湃,
永恒的大海 !

Friday, 31 January 2020 04:42

思念爹娘 (外三首)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龙 人

思念爹娘 (外三首)


爹娘生我
爹是天空 譲我高瞻
娘是土壤给我营养
爹厚茧的手教我勤劳
娘柔和的手飘洒春雨
润我心田
爹是大树替我们遮风挡雨
娘是春蚕为子女受尽苦难

妈祖台湾巡游有感

妈祖的慈悲
从中国湄州
随着苍茫的海潮
分灵到台湾彰化
庇佑出海的渔船
如石敢当     守望着
満载渔歌的归帆
妈祖的神迹故事
跨越时空     牵繄両

芒 草

寒风
吹凉了等待
逐把思念染
成白发客家

义山碑

一堆废墟     几坏荒冢
—块残碑     一座破庙
在夕阳寒风中伫立
碑上深隽着历史
述说一些陈年旧事
一段淹没情怀
在枯寂中默默搬演
倾吐客家先贤的沧桑
等待凭吊
等待咏叹

Friday, 31 January 2020 04:38

天台观景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梵 琳

天台观景


一、湄南之夜

夕阳 欲坠
将最后一抹色彩
洒落在 湄南河面
魅了河的窈窕

接踵而至的是
两岸 亭台楼阁间
霓虹灯 肆意闪烁
夜的疯狂

歌舞笙色 荡水央
浮生的夜 添满贪欲

二、晚 霞

落霞之际 漫步天台
绮丽天际笼罩天幕

玫瑰色云朵 徐徐变幻
时而 山峦迭起
时而如 空中楼阁
时而又像 添了巨翅的蝴蝶
轻盈起舞

霎那 一束橙色光柱
穿透云层 倾射大地
一场漫天云霞的剧目
即将上演

月姑娘 扯下粉红彤云
拉开帷幕
苍穹群星 璀璨登场

三、夜 幕

曼谷之夜都 张狂 婀娜
让人离迷
但这一切
从未吸引过我

我情有独钟于
天台上那块绿草坪

那空气中弥漫着绿地的气息
似雾缭绕 赤脚于
松软的绿草之上 犹如
漫走云雾之中

倾听着
阵阵生灵之音
仿佛
身临一场悦耳的音韵中

静观夜幕 尽收夜景
谱写这
独属夜晚的韵味
独享这
黑夜的幽静

2019 年 11 月 11 日写于曼谷

Friday, 31 January 2020 04:32

雨的小诗

Written by Administrator

今 石

雨的小诗(六首)

太阳雨

透明的词语纷纷飘下
站在枝头给花叶握手
钻进泥土与蚯蚓闲聊
骑在鱼背上畅游

我集结成
六行小诗

风雨中的猫

嘈杂的下午
咱俩走进屋檐下
互道问候。静默

眼前就是咱
天天要走的的路

细 雨

看见
她的脚丫,她的
小眼睛小嘴巴

临行她给我发了个微信-----
这趟我从中国北京
过来看您

雨 夜

瓦顶的合唱已听 不见
我到了另一个地方
见无数光柱降下

攀住一根爬呀爬,看到了父亲
一盏灭了的灯在这里发亮
倏地想起那天他来不及听完我的话

夜雨纷纷

漆黑的穹窿飘下
丝丝乐音,硕大的花瓶里
正升高一泓清水

茉莉花闪烁
哦!我终于发现
星星们的下落

暴雨中的树

雷电闪击,鞭子狂抽
窗外
众生拼博

一棵小树
贴在玻璃向我招手
她,说着什么

(2019 年 11 月 12 日于泰国是拉差寓所三微斋)

Page 1 of 4